【馬德里現場 (上) 】街頭帳篷裡的年輕人,把新民主送進西班牙全國

提供五花八門的陰謀論,非主流團體的討論

【馬德里現場 (上) 】街頭帳篷裡的年輕人,把新民主送進西班牙全國

文章howie » 2017-06-15, 10:19

https://g0v.news/街頭帳篷裡的年輕人-把新民主送進西班牙全國-de049c86d6ed
注:本文圖片類資料較不完全,請參覽原報導网址

街頭帳篷裡的年輕人,把新民主送進西班牙全國
1-uAX1Kst7bkpbLmHVsMz-sw.jpeg
2011年5月,就在馬德里街頭帳篷裡,點燃一場民主改革之火。不只是上街抗議,上班族、學生、大學老師,人們群聚一起,重新探索民主、政治是什麼。(Photo credit: Julio Albarrán via VisualHunt.com / CC BY-SA)



2011 年,一場數百萬人上街的抗爭在西班牙持續了一個月,震驚世界的不是抗爭規模與議題延燒,而是2014年後,抗議群眾決定組黨,甚至在2015年喚起西班牙各地成立地方政黨,隨後拿下馬德里、巴賽隆納等100多個城市,成為執政者。

走入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市政府,專訪當年街頭運動的 3 位核心成員,現今已成為官員的他們,道出這 6 年來,從組黨到創造民主參與,這場顛覆西班牙政治的實驗歷程。

像是野火一般,2011 年前後,從突尼西亞、埃及的阿拉伯之春,到以色列、摩洛哥、巴西、土耳其,以及席捲歐美上千城市的占領華爾街運動,以社交網站為工具、青年為主體的大規模抗爭,一次又一次攻下各國媒體頭條,數十萬、甚至百萬人上街的畫面,像是民主國家間的新流行一樣,一國輪過一國。

但數十、百萬人上街過後,究竟能留下什麼?

在西班牙,上街抗議的他們,沒有在激情過後人去樓空,相反的,在一場數百萬人上街抗爭的 3 年後,他們成立了政黨,2015 年成為國會第 3 大黨,更在地方選舉中大獲全勝,走進馬德里、巴賽隆納、瓦倫西亞等主要城市的市政廳,展開執政。

「在西班牙,人們談起『政治』,從此變得跟過去不一樣了,」從上街第一天一直參與至今,現為馬德里市政府公民參與部主任的卡塔尼亞(Miguel Arana Catania)說。

他帶著我走上馬德里的太陽門廣場(Puerta del Sol),從當時的一頂帳棚開始說故事,在那個臨時搭起的帳篷裡,有剛下班的上班族、學生、大學老師,人們坐在地上,重新認識西班牙的政治。

在街頭的帳篷裡,重新問民主是什麼

在上世紀八○年代之前,經過 40 年獨裁統治、36 年黨禁,西班牙的現代民主,直到 1978 年制定新憲法之後,才終於進入民主轉型期;比起台灣從 1987 年後的民主轉型,西班牙沒有領先太多。

但當時那部憲法,在卡塔尼亞的眼中,是部弱勢憲法。「是跟軍方勢力妥協的結果,」卡塔尼亞說,不論是民眾沒有公投權利、壓制小黨的國會席次分配等,「(這部憲法的制定),就是要讓『改變』難以發生。」

而長期以來,當西班牙人談起政治,不是政治人物的八卦、輪流執政的兩大黨各提出的政策,就是口水戰中誰罵了誰什麼。像是一場兩方輪流輸贏的惡鬥,一國的政治沒有新鮮事,淪落至兩大黨間的權力遊戲罷了。

2011 年,5 月 15 號,帳篷搭起的那天,一條沒有回頭的路,就此展開。

人民在 5 月底的地方選舉前上街,從馬德里的太陽門廣場開始,沒想到揭開的是一場長達一個月、數百萬人響應的街頭運動,沒有組織、沒有領袖, 卻在全國各地開花,人們以15-M(15, May)稱之。
1-CaFnoi1nnhGuviZRXdqRdA.jpeg
Photo credit: JOSE-MARIA MORENO GARCIA = FOTOGRAFO HUMANISTA via Visualhunt.com / CC BY-NC-ND


「就在這裡,人們開始搭帳篷,」人來人往的太陽門廣場上,一頂又一頂的帳篷自動搭起,他們不是只有遊行,而是坐下來,在冷漠、旁觀了數十年之後,重新提出最基本的問題:「什麼是民主?我們能做什麼?我們要什麼?」卡塔尼亞用現代公民論壇形容廣場上發生的這一切。

隔天,馬德里之外,帳篷出現在15 個城市的廣場上。接下來的一個月,全西班牙有 800 多萬人上街、入座,對民主提問。2011 年下半年,人們繼續不定期地重回廣場,不管是住宅政策、大眾運輸的私有化、醫療政策等議題,他們知道,政治是自己的事,而答案要自己找,人民的意見必須表達然後交會。這一切跟以前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偶爾抱怨的習慣完全不同。

沒有領袖、非暴力,讓掌權者無法摸頭或制裁

集聚、延續、擴大,為什麼同樣是上街抗議,台灣或其他國家,無法真正改變人民,或是長久發揮影響力?

卡塔尼亞認為,最重要的原因,是去中心化、沒有領袖、非暴力的運動方式。「的確有人想要擊倒這場運動,只是他們都找不到標的,」卡塔尼亞笑稱,沒有訴求、沒有領袖,於是掌權者無法摸頭,無法收割,無法在抹黑運動領導人之後,讓運動解散。而非暴力,則讓掌權者無法以法律制裁。

第二,是他們將實體的集會、討論,開始移至線上,除了讓能量能夠延續,更重要的,是讓更多人能夠參與,讓這場運動代表更多人的意見。

然而,當人民開始問問題,開始把政治重新當作自己的事,採取行動、要答案,想要在既有的體制之下尋求突破,真能改變政策嗎?答案,竟然是否定的。

「2014 年之前,我們嘗試了各種方法,除了成立政黨之外,幾乎都試過了,」從線上討論平台、實體集會、公民教育、到議題討論等都有。算一算,2011 年當年,全西班牙有超過 2 萬場的集會遊行,2012 到 2016 年,西班牙是世界上抗議次數最多的國家。

但來自政府的回應卻「始終如一」,沒有回應民眾需求,改變遲遲不來,「於是,我們只能嘗試組黨,」卡塔尼亞說。

2014 年 1 月,由三個大學教師發起組黨,後來成為了 Podemos(我們可以黨),第一次參與選舉,就在歐洲議會選舉中取得席次,隔年底的國會選舉,一舉打破了西班牙 40 年來兩大黨盤據的現況,成為現今第三大黨。

「但在西班牙,第三大黨,等於沒用,」卡塔尼亞坦承,國會裡結盟、政治交換的遊戲,對於新手 Podemos 來說,不是擅長的戰場。而一旦組黨進入了體制,就必須按照政治戰場上的規則玩,於是對手開始把 Podemos 黨魁伊格萊西亞斯(Pablo Iglesias )與委內瑞拉左派極權者的個人互動攤出,對特定領袖人身攻擊、發動媒體貼上民粹標籤等。去年,Podemos 一度面臨內鬥,在今年 2 月重新選出黨主席。

強調開放的新型態政黨,由市民推派候選人

在 Podemos 政黨成立不久後,卡塔尼亞就已選擇離開,因為由上而下、有領袖、有黨中心的組織,與原本運動的本質相斥。「我們本來想做的,是讓政黨成為工具,一個真正讓政治可以產生改變的工具,」卡塔尼亞與其他人離開 Podemos 後,第一步是成立新的工作室,用街頭上的經驗以及組黨後看見的不足,開發不同的民眾參與形式,繼續找尋能實踐初衷的戰場。

好消息是,不用太久,全西班牙 100 多個城市,都在 15-M 運動理念、Podemos 的勝選之下,紛紛創立了地方性政黨,參選各地選舉。人在馬德里的卡塔尼亞,也參與了其中一個新政黨 Ahora Madrid(現在馬德里)2015 年的競選活動。

這個強調開放、透明、參與、包容的新型態政黨,直到投票前 2 個月都還沒有推出市長候選人,最終經市民們公開推選,才由 70 歲的退休檢察官卡梅娜(Manuela Carmena)成為候選人,也成為現今西班牙首都的市長。

在各地出現的上百個新型態政黨,沒有任何樁腳、沒有選舉經驗,卻因為呼應了 2011 年來數百萬人的覺醒和期待,竟然在地方選舉中紛紛告捷。「或許,城市的規模,會比較容易實現我們的理想,」卡塔尼亞說。他們把過去上街頭的訴求包括開放、透明、包容、參與等,透過城市中的廣場改建、交通建設、市府預算等,一個個重新計畫並實踐,希望讓公民在廣場上的意識討論,能真正變成政治場域中有重量的政策、可行的制度,然後讓民眾產生信心與信任,確立西班牙新的政治文化,如此,才算是真正顛覆對民主的想像跟定義。

「政黨只是一個工具,只是把改變帶進去(體制),我們必須要快,要建立文化、制度,下一任之後,改變才會一直發生,」卡塔尼亞急迫地說,從街頭抗爭、決定組黨,而後成為官員之後,更多的現實一層層被打開。

下一篇,將從他們走進馬德里市政府後,在時間的考驗下,如何創造新的制度、參與工具開始說起。背著眾人的期待站上首都舞台,他們的顛覆之路,真有前途?
頭像
howie
 
文章: 357
註冊時間: 2014-04-28, 21:01

回到 TZM相關的外圍非主流資訊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