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维纳斯计划(一)

The Venus Project

退出维纳斯计划(一)

文章howie » 2014-12-21, 14:14

http://www.tvpcn.org/a/renleixinwenming ... 5/377.html

前些天和群里的朋友已经简单说明了自己退出维纳斯计划的意向,并希望能够通过开诚布公的讨论,推动对那里的管理和组织机构的变革。不过,等把维纳斯计划所有问题说明之后,内心已经很清楚,自己不想在那里多呆一天,因此一并附上了辞职信。在这里就我自己的见解和看法,以及一些具体事件同感兴趣的朋友们分享一下。

退出维纳斯计划的主因

从2011年开始在中国宣传维纳斯计划以来,已经历经三年多时间。我们的网站在2012年底开始上线,期间许许多多志愿者朋友们奉献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翻译和制作了许多视频和文字资料,让越来越多的朋友们了解到了维纳斯计划和资源导向型经济。大家在内心都渴望,维纳斯计划所提出的城市梦想能够尽早来到我们的现实世界,特别是在中国生根落地。在期间,我也遇到一些朋友探讨投资和建设的意向,但有的不具备相应的能力,有些可能无法满足维纳斯计划的条件。2013年底,有一个权威的组织联系了我们,希望了解和在中国建立维纳斯计划城市。他们对于敏感技术没有要求,也完全没有通过资本盈利的需要,他们唯一的兴趣就是探讨一种可行性,为未来的发展寻求一种道路。在我的判断中,这是符合维纳斯计划服务于人类未来大同世界的理想的。

当我把该机构的意向向Roxanne(罗克珊)说明之后,他们表达出强烈的兴趣,希望我能够安排他们与这个机构直接沟通。但是因为语言的问题,机构的联系人希望我能够负责沟通和交流,并表示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提供资金支持,具体工作都由维纳斯计划组织安排。他们愿意提供的帮助还包括帮助维纳斯计划中国成为合法注册的非盈利组织,并提供人员经费和工作地点,以及维纳斯计划人员到中国的各种旅行费用。然而,当我向Roxanne转达由我来协调交流的这个要求时,她的热情即刻消失。由于我们询问维纳斯计划是否可以提供一个项目计划,以便评估建立城市所需要的技术(敏感性技术可以除外)。他们回应说,当时他们正在接触的一个美国的组织感兴趣建立维纳斯计划城市,他们在等待资金,大约四百五十万美金来完成城市初始设计,所以现在无法提供一个可以让我们评估的计划,他们唯一可以提供的参考是雅克的那本书《最好的金钱买不到》。有鉴于此,我在回复中说,如果暂时没有详细计划,说明这个想法还在早期发展阶段,我们可以在中国建立一个研究中心,需要的话,可以帮忙把意向转为的初始的蓝图。不过,我补充说,因为另一个组织已经感兴趣,那么我们应该只是等待结果,因为维纳斯计划是全球倡议,并且是非盈利的组织,就没有必要每个城市设计一个单独的初始计划,不必要地浪费资源。而我们得到的回复却是,“如果我们的资金到位,我们会在佛罗里达建立第一个维纳斯计划城市。第一个城市必须是在雅克的直接指导参与下,由维纳斯计划发起。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它应该不应是建立在政治,宗教或者形而上学的基础上,而是以科学的方法来解决实际问题。在现阶段,我们并不感兴趣城市的设计,或者将他们作为开放的公共资源。如果我们建立了美丽的城市,但依然把有着同样价值观念的人们放入这个城市,我们将不会有多少进展” 。

(附Roxanne邮件英文内容:If our funding comes through we will be doing the schematic plans here in Florida. They have to be done with the consulting and in conjunction with Jacque Fresco. The first city would be an initiative taken on by The Venus Project. We have a very specific end goal that it not based on Politics, religion or metaphysics but on the methods of science directed toward the way we live to deal with problem solving. At this stage we are really not interested in “city” design only or making them open source, at this stage. Our main goal is education and a very specific education. If we built beautiful, efficient cities and brought in people with the same values then we would make very little progress.)

本来,这个回复应该已经很说明问题,雅克和罗克珊没有意向参与这个合作,因为他们的资源不是免费开放的,他们只是感兴趣获得资助,来建立由他们自己发起的维纳斯计划城市。然而,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因为在邮件中,罗克珊“挑战”我对维纳斯计划的理解,由于我提到了维纳斯计划不仅仅是关于城市,更是意识的提升,并不小心犯了“忌”,提到了“Oneness(合一)”这个词。于是Roxanne这样回复我,“最近有合一大学的人来联系我们,希望我们为他们的合一大学的教学提供一个城市设计。但对于我们而言那是倒退,不会实现维纳斯计划的目标,而只是延续旧的价值观。我不是说你因为用这个词就是这样,因为这个词没有准确的含义。我的确不知道你对维纳斯计划了解多少。”

(附英文原文)We recently had people approach us to design a city for the teachings of Oneness University but to us it would be a step backwards and not achieve the aims that The Venus Project is striving for but maintain and perpetuate old values. I am not saying this is what you are doing by using the same word but that word does not have a precise meaning. I honestly don’t know how much you have studied on The Venus Project.”

误以为我的用词导致了她的担心,我回复解释了灵性和宗教的区别,我对维纳斯计划的理解,并提醒她无神论的中国,对于形而上学的担心是不必要的 (当然,我这里指的是迷信和宗教,我已经说明我对灵性的理解,我也明确说明我支持合一大学所传授的理念,尽管我并不支持灵性教导形成组织架构)。对此,她回复基本同意我所说的内容。我于是天真的以为,我已经通过了“资源开放”限制的这一关。但事实并非如此,她再没有询问任何关于项目的事,也没有应我要求提供初始计划的进展信息。

因为暂时没有获得任何的帮助和合作意愿,我提议先建立非盈利组织,组织人员来翻译更多的信息,但经过了几个月的等待,这家机构还是全面退出。我很失望,却依然没有意识到为什么。前些天,决定翻译雅克那本《最好的金钱买不到》,重新开始,继续努力。并在翻译前,征询Roxanne的意见,是否可以分享给群里朋友们,因为我知道那本书有版权问题。她的回复似乎有些惊讶“我们很高兴你还在帮忙,参与POC的工作”。正打算开始工作的时候,突然看到了Sue的文件以及Steven和另外一个POC的辞职信,恍然间,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变得清楚明白。好像这么长时间自己的思维被按了“暂停键”,却突然因此恢复了思考。我终于明白了那个机构退出的原因,以及我坚持请求帮助建立一个维纳斯计划中国的NPO办公室,继续服务维纳斯计划是多么缺乏远见,没有意义和价值。别人早已经看明白,我却被自己的执著蒙蔽。重新阅读来往的邮件,其实写的明明白白,维纳斯计划无意开放自己的资源服务世界(至少目前而言),他们想要的是完全可以自己拥有的项目。Roxanne早在我回复转达该机构的要求,由我来协调沟通项目的那一刻,已经把这个项目丢进了垃圾桶。我现在无法不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惭愧,在我的执著和天真(迟钝?)中,我从来没有想到这种可能。现在看来,无法用中文交流的他们,为什么要回避我这个可以充当翻译,又了解维纳斯计划的人来协调沟通?他们想要向为他们工作的人们掩藏什么?这也解释了Steven在辞职信中的一个问题,上一次城市蓝图的更新是什么时候?他列举了很多问题,说提出这些问题中的每一个都似乎会冒犯一些人,引来敌意。我想在这一点上,我从Roxanne带有冷漠甚至敌意的回信的可以清晰的感受到。

无法自圆其说的解释

由维纳斯计划发起 怎样才算是由维纳斯计划发起的项目?维纳斯计划在自己的宣传片里说,要帮助全世界建立维纳斯计划城市,还建立了世界范围的专业人员资料库,说是一旦哪里有需要和可能,就会帮助那里。它的最终目标,是在全世界建立维纳斯计划城市。那么由维纳斯计划帮助建立的城市,难道不是由维纳斯计划发起的?难道这些美丽的承诺都是谎言?愿意资助的机构说,他们主要负责出资,其他完全由维纳斯计划来组织,这不叫维纳斯计划发起,那么还有什么算是?至少是共同发起吧。何况,只要这个项目不以盈利为目的,又是在维纳斯计划的指导和组织下,是谁发起有那么重要吗?那我能够唯一想到的,就是维纳斯计划要自己拥有,完全控制。换句话说,你来赞助我,而不是我去帮助你。我一直以为自己在为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而工作,现在我终于看明白,我在为维纳斯计划这个组织做义务宣传,而这个组织还没有做好准备服务世界,至少现阶段没有。我想,除了离开,我再没有其他的选择。

狭隘的思维 从罗克珊的字里行间,我有种感觉(当然这个是主观的),她说雅克花了毕生的精力研究资源导向型经济,现在其他的组织也在自行解释它。所以第一个城市必须是维纳斯计划的,最好在佛罗里达。对于这种思维,我只能说,让人悲哀。一个倡导消除国界,世界大同的人,如此在意国界和地域,是不是有些讽刺意味?有个管理说,那是因为雅克年纪大了,无法旅行。雅克的确年迈,但这不是他应该抓住任何一个机会的理由吗?现代的信息技术,难道无法进行远程沟通吗?就算工地就在家门口,他有必要天天去吗?其他的组织也在研究资源导向型经济,这难道不好吗?大家都努力,才能够更快的让它成为现实,可我怎么感觉到一种竞争的意味在里面?

非开放资源及管控目的 为什么维纳斯计划的知识不是开放资源?为什么不能够免费提供给世界?他们的回复是,这是一个被贪婪和物欲控制的世界,人们是不可以被信任的,如果把资源交出去,人们会用它来做服务于自己的事,比如把它注册专利,别人,包括维纳斯计划都无法使用了。

且不说这种看待世界的看法有多么的悲观,建立在这种世界观上的处世态度该有多么远离大同世界的心态, 持有这种心态,如何建立起人们之间的信任?无怪乎人们看看维纳斯计划那些条条框框,就能够感到那到处充满的不信任感。

再说专利,如果维纳斯计划有技术,为什么不自己申请专利?有了专利,不就可以把它交给任何有良好意愿的人们使用?为什么说,我不能公开,因为别人会去申请,这能成立吗?

关于信息资源开放的问题,我已经在上次的文章中用花朵和鱼缸比喻过,如果你认为世界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你把自己的创造限制在一个极端控制的环境中,它无法对世界产生足够的影响,从而带来改变。我们想大部分志愿者的愿望,都不是守护一个鱼缸,甚至是水族馆,为它招徕喝彩的人群。我们要让这个创造,能够经历风雨的考验,在真实的世界生存下来,开花结果,为世界带来真正的好处。

我们的确生活在一个金钱货币体系的世界,这是现实,你无法改变。如一个管理所说的,“我们正在努力让现在的系统过时,未来的社会安全了,这些资源就可以开放了。”我不知道这些人对于这种说法,想法有过多少深入的思考。系统过时了,崩溃了,我们就可以换上新系统了。可是,这不是换灯泡,旧的坏了,我们换上新的。文明发展要有连续性,怎么可能要等到旧系统完全退出,再来换新的。人类社会哪个阶段是一个完全结束才换另外一个的?封建社会,资本制度都是大家一起开始的吗?

这是一个两元的世界,它的阴暗面是个不可否认的现实,问题是你怎样让自己的创造在这个世界寻找到光明的力量。让光明照亮黑暗,而不是藏在角落里躲避黑暗。光明黑暗,好的坏的,都是这个世界,它是一个整体,一个不可分割的现实,你不能逃避它,只能面对它,拥抱它的一切,学会经历风雨,在阳光中成长。

可是,用这样的语言和那里的管理交流,有些人觉得你很不着调,赞同的则保持沉默。

模板思维 或许,维纳斯计划希望创造一个典范,这个典范需要达到最完美的精确度。但是这个想法同样有着巨大的局限性。

尽管科学给我们以最有效的方式解决问题,但它不是创造一个统一模式的世界的理由。多样化的合一是宇宙的规律。每个国家都有它不同的文化和社会环境,只有在现实中才能够获得最好的学习。而由于这些差异,人们在转变到新的价值体系时会经历不同的学习过程,城市也是在不同的环境中运作。无论你在美国建立怎样出色的样本,在另一个国家可能完全是另一个样子。那么,为什么拒绝一个尝试,学习和进步的机会呢?

价值观教育 Roxanne 提到现阶段的主要工作是教育,让人们转变价值观念。因为如果漂亮的城市建好了,人们的观念没有转变也行不通。诚然,问题是如何转变人们的观念?有什么方式比让人们生活在一个真正的资源导向型城市更快地转变?环境的确改变人,我想这点没有异议。生活在一个没有货币体系的,可持续发展的城市,会戏剧化的转变人们的行为和观念。那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人们彼此交往的方式,他们对于物质财富的态度,以及对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的理解,都会远超最好的教育手段所能够达到的效果。

下面是我在群里分享的一段话,关于探讨RBE(资源导向型经济)的精髓和价值观教育方面,是回复其中一个负责宣传的管理的话,他是仅有的两个对我的文章提出异议的管理之一。

“从我的观察和经历,我已经得出结论,维纳斯计划作为一个组织,已经偏离了资源导向型经济的精髓。我个人不认为他们还有能力把这种精神融合到项目中去。我已经在我的文章中给出了原因和事实,如果你仔细阅读,也许能明白。

其精华是RBE的关键,是一个RBE城市的生命力,就像一个人的灵魂。当其精髓在那里,它会给城市予生命,自然地把所有一切有机地连接成为一个整体来运行。在这个自给自足和相互联系的环境中,价值观系统作为整体的一个部分会相应形成。你可以教授你的价值观系统,但除非人们生活在一个与这些价值观相匹配的环境中,他们不会真正拥有它。教堂教导他们的信徒已经几千年了,他们中有几个开悟了?只有直接的经历才会带来真正的领悟。当一个真正的RBE城市建立起来,它能够让很多人经历到一个社会能够也应该怎样存在,重新记起那深藏在他们意识中他们已经知道的一切。那将会让人类觉醒,明白自己真正的潜力。”

维纳斯计划已经偏离了资源导向型经济的精髓

下面是我辞职信中摘录的内容
“从这个组织如何对待它的志愿者,以及它怎样自我组织来看,我可以想象他们所建设(如果他们能建的话),并完全控制的城市也大致是一个样子。除非,在我看来,领导者变的更智慧,或者有一个更有智慧的领导者,这才是真正的盲人领瞎子的状况。价值观不是看你书上教什么,而是看你现实生活中表达些什么。如果一个人的思想如此僵化,无法认识到世界的多样性,或者无法看到服务于世界就是服务于自己,因为我们都是彼此联系的,那么我真的无法看到维纳斯计划所倡导的价值观如何得以体现。即使有人来投资,也满足了所有的要求,那个城市也不会是个真正的维纳斯计划城市。那将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城市,用维纳斯计划的话来说,一个漂亮的却没有正确价值体系的城市。”

雅克 (的思维)在他一生都远超越大部分的人。然而,情况已经在迅速的变化。人类在迅速的赶上来,越来越多的人们看到了这个远景。对我而言,维纳斯计划现在只是一个品牌。一个品牌如果没有一个智慧的领导者则毫无价值。资源导向型经济的理念,会激励任何具有创造力的心灵,让他们在自己心中看到那未来的城市。他们只需要更深的洞察并相信自己。神圣的灵感,不是任何人的私有财产,如果他们不肯把种子传递,它们会被交给那些已经准备好的人们。

有时,一个人最大的挑战,并非是他成就的一切,而是超越他自己的局限。”


以上分享的是关于退出维纳斯计划的起因和一些分析,下次我会从一些具体的人和事,看维纳斯计划内部的文化,组织机构,和它向宗教发展的倾向。此外,我会也会分享关于未来发展的心得,未来是充满希望的,所以我希望朋友们不要因此而失去信心。
頭像
howie
 
文章: 388
註冊時間: 2014-04-28, 21:01

回到 TVP-未來城市的藍圖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