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匱乏」價值觀之下的千年老梗問題:「沒有人工作怎麼辦?」

真正的變革是意識的變革

論「匱乏」價值觀之下的千年老梗問題:「沒有人工作怎麼辦?」

文章漢化組亞伯 » 2015-03-04, 23:02

先引一段TVP的一段話:

「今日,你若不參與社會活動或沒有工作,你就會被趕出房子,流落街頭,也不會得到醫療照護(總之在美國是如此)。在資源導向型經濟裡,如果你不參與社會活動也沒差。但希望你能受到鼓勵去學習新東西,這樣你便能參與社會活動,也能改善所有人的生活。但不論人們是否參與,你仍會取得其他任何人也擁有的一切資源。」~Roxanne Meadows
"If you don't participate or if you don't have a job today, you can be kicked out of your house, you can end up in the streets, you don't get medical care (in the United States anyway). In an RBE, it doesn't make any difference if you don't participate. Hopefully, you are encouraged to learn new things so that you can participate - so you improve the lives of everyone. But you have access to everything everybody else has, whether they participate or not." ~ Roxanne Meadows

話講得那麼滿,那麼有自信,完全不擔心「沒有人工作怎麼辦?」的問題。

但,還是好怕:「沒有人工作怎麼辦?」

怕什麼?問題重點究竟為何?到底在怕什麼?開始分析。

怕:
1.經濟學上的「搭便車」概念:即我工作,但其他人不工作,不勞而獲,我心理上的感受不爽。
2.沒有人工作,就沒有人提供生存的必要資源。

先從1.談起。

不爽別人搭便車不勞而獲,在道德上或直覺反應上看似站得住腳,但如果真的再深入探究到最根本的原因,不爽的東西到底是什麼?為什麼別人搭便車就會不爽?真的只為了捍衛道德上的正當性而已嗎?為什麼我會有不爽的心理反應?追根究柢,其實最終仍不脫離「匱乏」這根源問題。

先假設地球上的69億多人都是搭便車者,而地球上唯一的生產者只有我,那麼就算我能生產只供我所需的生存必要資源(假設我是天才,有辦法自己完全獨自一人在孤立於69億多人的情況下,在社會中還能想辦法完全滿足身為人類最基本的食衣住行生存需求),那麼其他69億人這些只想不勞而獲的廢物搭便車者,為了活下去,必定會想盡辦法搶奪我的勞動成果,因為全地球上只有我能創造出能滿足食衣住行基本生存需求的勞動成果,那麼可預見我瞬間就會被秒殺,而我個人的那一丁點勞動成果,也會馬上被這69億多人瓜分掉。至於這69億人要如何瓜分我的勞動成果,是否會發動世界大戰,也是他們家的事了,而且也沒有討論的意義,因為我已經死了,後果怎樣對我而言都沒差了。

於是,「69億多人搶奪我一人的僅有勞動成果(此成果能滿足食衣住行基本需求)」的這個下場,基本上就結果論及最終的後果而言,就是「匱乏」此根源問題的具體展現。因為很明顯,在這種情況下,全地球唯一在工作且創造出滿足食衣住行基本需求勞動成果的人,就只有我一個,而我會因為我個人那一丁點少量的勞動成果而被秒殺,因為這種情況下能滿足全人類69億多人的勞動成果無疑是「匱乏的」,我一個人的勞動成果,很明顯只是杯水車薪,不可能滿足69億多人搭便車者的基本生存需求,所以從邏輯上推斷,毫無疑問我當然心理上會因為被秒殺而不爽及不甘願。

問題描述完了,接下來如何解決?有辦法解決搭便車者的問題嗎?若以RBE以「富足」為出發點的思維方式,對「搭便車」這個問題,會是怎樣的想像?

開始設想解決辦法。在RBE中,因為充分運用了科技和科學方法,實現物質資源最大化的富足世界,那麼就算社會上真的存在者「搭便車者」,也不會影響到社會的穩定運作,因為上面所舉的「全地球只有我一人是生產者,其他69億多人都是只想不勞而獲的廢物」,已經是最極端的想像,照正常的邏輯推斷,現實中不可能發生這種事,生產者不可能只有一個,再加上上述提及的資源最大化及RBE所提倡的各種解決方法和新價值觀,那麼就算「搭便車者」存在,數量也不會多到影響社會穩定運作的地步,因此「搭便車者」不會是一個決定性的問題。況且,金融貨幣體系下,早就有成千上萬的「搭便車者」了,不是嗎?XD

例子:田僑仔、把玩著純粹數字遊戲卻毫無生產力的銀行家、華爾街肥貓(及之狼)、政客。上述這些所謂的「1%」,不早就是造成目前世界種種社會問題的「搭便車者」嗎?不斷壓榨99%的人,1%的人口數卻擁有超過40%的全球資源,形成NWO陰謀集團式的社會貧富二元對立現狀,所作所為與真正重要且有價值的實體經濟脫節,用金融貨幣體系的規則即將把人類帶到滅亡的境地,這些人若不是「搭便車者」、若不是得了便宜還賣乖,那麼到底誰才是「搭便車者」?難道這1%的人,真的就值得擁有超過40%的全球資源?他們的勞動成果,真的能對應他們對社會的貢獻或天賦?真的有資格享有這些數量龐大的資源,在道德上真的100%是合理的嗎?

而且還先不用談到RBE,就金融貨幣體系/資本主義下的現實世界中,早已有一個概念跟「搭便車」類似,那就是「專業分工」,即不需要人人都去當農夫(食)、裁縫師(衣)、建築師或建築工人(住)、汽車/機車/腳踏車工廠的工人(行),因為現在早就是專業分工且大部份依靠科技及自動化/機械化/電腦化的情況了。所以基本上,若認真說起來,你我每一個人,就是該受譴責的搭便車者,不是嗎?因為我們99%的人(除了野外生存專家或原始部落的人類,或任何能100%獨立生存並孤立於剩下69億多人的人類),都不是親自一個人就能滿足個人基本的食衣住行需求,我們都是在搭著別人的「專業/服務」這輛「便車」,不是嗎?而且我們真的能100%確信:「關於我的勞動成果和貢獻,我有100%的信心我值得搭別人的便車。」?

因此,「每一個人都100%一定要工作,才能解決搭便車的問題」的這種說法,跟上面舉的「全球僅一人工作」的狀況一樣,基本上也只是一種最極端的論述,從正常的邏輯上來說站不住腳,只存在完美的理論之中(而且就算現實中存在此問題,那解決方法為何?),也不符合現實,因為現實中還有RBE所說的「科技性失業」的問題,根本就不需要「全球70億人100%一定要工作」,而且老舊的資本主義和金融貨幣體系,也早就有「專業分工」這種類似「搭便車」概念的變體了。

再來還有一種宗教唯心式的解決方式,即不論如何,只要懷著高貴的情操,那麼就算是搭便車者,也能體諒他們不計較,把自己的榜樣做出來就好並最終幫助他們回到正軌。姑且不論這種宗教唯心的方式是多麼不切實際還天真,這仍是一種可運用的方法。

所以結論是,與其糾結在「怕有人搭便車/怕有人不工作」的舊式思維框架中才會產生的問題,倒不如打造全新的思維模式和設想全新的價值觀和解決方案,以「富足/合作/分享」為根基,而不是被金融貨幣體系下「匱乏/競爭/壟斷」的擔心受怕而煩惱不已。人類也需要重新定義「工作」這兩個字,因為若按照傳統「製造商品和提供服務才算工作」的定義,那麼也並未解決「在有限的資源環境中無限增長」的不永續老梗問題及科技性失業這個問題,因為「不搭便車=一定要工作」這種邏輯,就是要求不斷消耗資源。

再退一步來說,就算在目前生存壓力已大到不可思議的金融貨幣體系中,假設還是有那種「不論如何,毫無理由就是想一輩子搭便車的人」,那麼最典型的例子直覺上想到的一定是「乞丐」。

好,先承認世界上有這種純粹的廢物,其人生的目標和生存意義,毫無疑問就只有搭別人便車(再次用最極端的邏輯去設想,並假設這種「乞丐」不論從何種觀點,也不管任何理由和藉口,只能用「天生的廢物」這兩個字形容),那麼這種人在現實中的狀況是如何?可以看到,在生存壓力極為嚴苛的金融貨幣體系下,竟然還是有人膽敢不怕死挑戰一輩子搭別人的便車,但,社會有崩潰嗎?這種人的數量就全世界的人口比例而言,多嗎?會影響到整個人類文明的穩定運作嗎?我們能把社會上的重大問題,都推給這些人嗎?我們可以說:「世界上有那麼多的問題,核心根源不是『人性』、不是『金錢系統』,而是『有這種只想搭便車的人』?」

所以社會問題的根源,就是因為有只想搭便車的人,就是因為「有什麼事都不想做,只想坐享其成的人。」那麼,社會問題究竟是誰造成的?如果是因為「不想做任何事的廢物」造成的,那麼這豈不是說:「因為什麼事都不想做,也沒有任何勞動成果,所以社會問題會因為什麼都不做還是會自己出現」?既然搭便車者是什麼事情/工作都不想做的廢物,那麼社會問題竟然會因為這些人憑空出現?這種邏輯豈不是狗屁不通,牛頭不對馬嘴?這種說法有理嗎?是不是搞錯了重點?

如果在生存壓力極為嚴酷的金融貨幣體系下,確實還有這種廢物搭便車者的存在,但社會竟然都還能運作下去,那麼顯然「怕搭便車者不工作」這種理由,不能構成反對RBE的充份理由,因為就算不能100%解決,即使在目前的金融貨幣體系下,這些人的存在也不是造成社會崩潰的決定性因素,更不用說以「資源極大化並提供給所有人,滿足每個人的基本生存所需」的RBE社會了,生存的壓力更小得多,就算存在著只想搭便車者,也能輕易解決這些人的生存壓力問題,並不會對RBE社會造成決定性的崩潰影響。

這也就是為何一開始引用了維納斯計畫那段信心滿滿的話,不擔心「沒有人工作/搭便車」的問題。

所以綜上所述,「怕別人搭便車」,根源還是在於「怕搭便車者搶奪我的勞動成果,讓我死亡」這種「(生存必需)資源終究匱乏」的邏輯,但既然RBE要對治的就是這種匱乏帶來的恐懼,那麼就不是構成反對RBE的理由,頂多只能堅持認為RBE無法解決「匱乏」問題,但若要把此疑慮當成反對RBE的理由,那麼基本上也是搞錯重點,因為對治「匱乏」的治本方式,除了RBE提倡的「富足」之外,還有什麼呢?有一種可能會解決問題的辦法,不去嘗試,而只打算一開始就否定掉,那麼解決方式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會跑出來?如果只是在抱怨卻又不提出解決方法,那就是廢話和失敗主義的邏輯了。

1.談完了,接著談2.,但2.相對簡單。

延續1.中舉的「一人生產者」的例子,2.講的其實也還是「匱乏」的概念。

如果全球只有我一人是生產者,那麼當然資源必定是匱乏的,因為不足以分配給其他69億多人。所以當然會怕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提供必要的生存資源。

但這裡要點出一個迷思,即「別人搭便車,我也想要跟著搭便車」這種邏輯是有漏洞的,不一定100%完全成立,但大多數人卻抱持著這種直覺式但不經深思的刻板印象來反對RBE,這就有問題。

先假設「我看到有人搭便車,所以我也會想搭便車。」這句話成立,那麼這豈不是說:有人當乞丐,所以我也想當乞丐?不否認有這種可能性,但若說這種「從眾心理」是絕對100%的不可逆真理,那人類早就滅亡了,這就跟上面所說一樣,不否認有100%只想搭便車者,但不會是造成社會崩潰的決定性因素,因為這種假設未免把人類看得太扁了,認為人類只能是整天只想無所事事的廢物。

而且從邏輯上來推理,這種假設也確實大有問題。如果世界上只有我一人生產者,而其他69億多人都是搭便車者的廢物,那麼想都不用想,這種人類文明大概明天就會崩潰,因為我明天就會被其他人幹掉,而這69億人也會因為消耗完我的勞動成果後,因為無所事事而在7天7夜之後就餓死渴死,而這些人在此過程中毫無反抗,因為仍是用最極端的設想,即這些人唯一會的事只有成為無所事事不想「工作」的廢物,連滿足「食」這個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也不會去滿足,因為彼此都是只想搭便車者,所以沒有一個人會跳出來行動,只會什麼都不想做,只想奪取「我一人生產者」的勞動成果,但「我」在明天早就被秒殺了,所以7天7夜後這69億人只能餓死渴死,於是,人類文明只要在8天之內就會完全崩潰。

上面這段狂想,無疑不符常理邏輯,所以會懼怕「2.沒有人工作,就沒有人提供生存的必要資源。」這一點,在現實中也是站不住腳的,除非「人類竟然會願意只為了成為搭便車者而選擇整天無所事事,連生存下去的本能都寧願放棄」這一點為真。

最終總結:「沒有人工作怎麼辦?」,不論原因是因為「怕搭便車者」或「怕沒有人提供必要生存資源」兩者,基本上都是一體兩面的問題,都是源自於最深層的恐懼,即「資源匱乏」,而解決的方式只有透過RBE以科技將資源最大化並盡力滿足人類必要的生存需求(基本需求是底線,能做的事當然還有更多)並輔以全新的動機理論才能真正解決,而不是死守著「只有『工作』才是唯一做任何事情的動機」這種迷思,並需打破「別人當乞丐很爽可以不勞而獲,所以我也想當乞丐不勞而獲享受同樣的爽感,結果全人類最後都會是乞丐,而全人類在幾天過活就會全部活活餓死渴死,因為沒有人想去做事,只想搭便車,寧可餓死渴死都好,唯一不想做的事就是「工作」,即想辦法活下去」這種荒謬的狂想邏輯。

還有,全人類絕對有一個最基本的動機叫作「填飽肚子」,所以只要人類尚未進化成不吃食物也能活下去的生物,「填飽肚子」這個動機絕對不可能消除。
漢化組亞伯
 
文章: 84
註冊時間: 2014-04-26, 17:02

回到 思想面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