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把台灣少年考笨了?

對未來教育的藍圖設計,保留現好下的教育方式,增加更有效的末來學習

誰把台灣少年考笨了?

文章howie » 2014-05-11, 12:45

http://www.parenting.com.tw/article/art ... 058&page=1

2010-12 親子天下雜誌19期

「『蓉少時讀書於養晦堂西偏一室』︰我年輕的時候在養晦堂西邊的一個房間讀書。『俛而讀,仰而思:思而弗得,輒起……』低著頭讀書,遇到問題就抬起頭來思考……『仰而思:思而弗得』,這樣的修辭就是『頂真』。」國文老師正在教九年級國文第六課劉蓉(習慣說)。老師一字一句唸著翻譯,學生低頭窣窣抄寫。下課前十分鐘,老師說:「把書闔上默背一遍……好,現在拿出半張測驗紙,半張就好,開始默寫『翻譯』。」

教室後面的布告欄,貼著一篇文章叮嚀這群明年即將上考場的學生:「多考試可以減輕考試壓力、多考試可以熟悉考試技巧」。

* * *

下午三點打掃時間,瀏海蓋住眉毛、一頭長髮的九年級女生,一邊把椅子搬到桌上,一邊喃喃背著手上的題庫:

1. 中國山水一直到______才漸漸脫離人物畫而形成一門獨立畫科。(隋唐時代)

2. 盛唐畫家______以工整細潤而華麗的手法,彩繪出大唐風光,是稱______。(李思訓、金碧山水)

3. 五代過後,______加上______與______的變化,使山水畫的表現更豐富。(破墨、皴法、墨色)

4. ______所作______描繪關、陜一帶的大山水,陡直的山峰聳立於畫面______,______構圖表現出山的氣勢與雄偉。(范寬、谿山行旅圖、中心、巨幅)

5. ……

這張印滿題目的B4紙是什麼?

「下一節美術課要小考,這是老師給的題庫,」這名女生回答,還補上:「我最討厭上美術課!」

一紙貼在教室後面公布欄說明原因:「為提升學生藝文氣息,及因應未來免試升學成績計算,本校於本學年度起將於每學期第二次段考加考【藝文測驗】,範圍如下,美術……、音樂……」老師把告示上「免試升學」,用紅色簽字筆打了醒目的框框。

為了因應免試升學,現在各大教科書出版商,都已為學校和老師準備好藝術與人文科不同進度的測驗卷,以能「公平公正」的「計分」。

* * *

時間是國中段考剛考完的十月某個週三下午全校自習課。地點在台北市一所明星國中的教室裡。全校九年級正埋頭進行「複習考」,也就是模擬考。七、八年級多數的班級也都在考試,有的考歷史,「請按照次序,寫出括號內的朝代名稱,錯字全錯」。有的考國文,「陶淵明字______,詩______……(元亮、質樸自然)」。七年級教室黑板上有七、八樣功課:考試、講義、默書、七點十五到校打掃等。每一名學生的課桌透明桌墊下,有段考成績單,包含全班每個人每一科的分數、班級排名、校排名。

「我每天光簽考卷,就要簽十幾張,怎麼才國一就這麼誇張?」一位七年級學生的家長如是抱怨。這個不補習的孩子,每天念書寫功課要到深夜十一、十二點才能上床。

這些片段不是特例,而是在台灣不同縣市、真實的國中校園現場。

免試入學,形成考試人生

雖然基測出題方向,已經大幅調整,不陷入各版本教科書的細節。試圖檢測「基本能力」,而非「記憶性細節」;但國中教學現場,卻還停留在二十年前的教學重點:強調精熟、記憶、反覆背誦搜尋引擎二十秒就可以找到的資訊。

「沒錯,我們正把國中生愈教愈笨!笨就算了,他們還愈來愈不快樂!」一位參與國中升學制度審議委員會的校長痛心的說。

今年開始試辦實施的免試入學,原本是希望為國中生開一扇窗,減輕考試壓力;沒想到因為要列計在校成績,又要強調「五育並重」,在家長分分計較的集體焦慮,與學校怕事的作風下,造就了藝能科、體育課全面筆試的新「需求」。

「藝能科也用填鴨考試來評分,真的是違背教育良知,這可能讓孩子一輩子痛恨美術或音樂的考試,是國民教育大危機!」一所完全中學的校長說。

在十五歲這個最能夠做夢、形塑自己未來的年紀,國中生最大的希望竟然只是卑微的「能到戶外上上課,不要考那麼多」。

國中生的一天

九年級學生的一天是這樣開始的。早上七點十五分在教室坐定,發下今天第一張考卷。七點五十分小老師上台對答案:「第一題到第五題答案:A、BCD、AB……」。早上八點鐘第一堂課,班上大約十位學生成績較好的學生,收拾書包到大樓另一端的「分組班」教室上課。

上課考試到第八堂,四點四十分有一部分學生回家了。「分組班」繼續上第九節課,星期六也是全天上八堂課,「星期天不上課,因為學生要補習,」當過分組班導師的一位資深自然老師說。

上完第九節,下午五點四十五分,這些國中生已在學校整整待了十個小時。但是,到了三年級,這些學生吃了便當,還得繼續留校晚自習到晚上九點半。額外的課是班親會負責收錢、出錢,付給老師平時一小時三六○元、假日一小時五百元的鐘點費。這些細節,國中生家長和老師如數家珍,恐怕只有主管機關不清楚。

「教育處看升學率決定校長辦學績效。家長數考上第一志願的學生人數,今年考上少一些,九月新生馬上就變少。沒有升學率,就沒有競爭力。你知道嗎?在我們這裡,要擠進私立中學得拜託立法委員才有辦法,縣級議員還不夠力!」國中的校長們有說不出的苦。

誰綁住老師?

弔詭的是,一心向「升學率」看齊的國中教育,頻繁的大考、小考、段考內涵,與花最多時間處理的:如辨別破音字、背誦成語和片段的作者生平、強記生澀的修辭、默寫文言文的課文和翻譯……等,卻和「基測」強調活用能力的方向背道而馳。老師們不知道基測不考默寫、翻譯和解釋背誦嗎?

「國中老師若沒有教過『分組班』,真的不清楚現在基測方向。考試考形音義、解釋和默寫等,是為了程度比較不好的學生著想,這是基本分。那些很活的題目,對大部分學生真的太難……」中部縣市一位八年級的國文老師說。

「九十八學年國中第一次基測,國語文題目中,只有三題是和形音義相關,修辭一題都沒考,翻譯和默書更不用說,早就不考。你說,國文老師應該要教什麼?」積極推動閱讀教育、桃園縣國語文輔導團召集人、大成國中校長高鴻怡感嘆。

基測考試方式已鬆綁,但擺脫不了升學主義包袱的大人們,仍用二十年前聯考時代的迷思,綁住自己。「一般學校考試,不敢逾矩,不敢跳躍框架。老師若不清楚能力指標,出太難難倒學生,出太簡單測不出能力,議員還會到學校關心……」高鴻怡說。

家長對分數錙銖必較的壓力,讓學校不敢突破、不求改變,形成惡性循環。日復一日,每天朝七晚九的生活,用分數和排名定位的自我認同,讓台灣的國中生沒時間閱讀,對學習反感。考試和排名像是緊箍咒,緊緊箍住老師教學的熱情與創意,和學生學習的欲望。

當一天的國中生

「你們大人應該來當一天的國中生,就知道我們有多辛苦了!」桃園縣一位單眼皮、白皮膚、落落大方七年級國中生,理性的分析國中生的困難:「現在的生活,每一堂上課都有新的進度,一次吸收太多東西,還要考試、要思考、要理解……這麼多事情,所有事情都排得很緊湊,覺得自己迷失在學問裡。」

這個十三歲的男生很愛閱讀,剛讀完《追風箏的孩子》,對結尾那句「為你千千萬萬遍」印象深刻,覺得蕩氣迴腸感動不已。但當國中老師的媽媽覺得讀小說浪費時間,希望他多讀有「知識性」的書籍。

另外一位九年級女生,有著短頭髮和大眼睛,聽說是班上第一名,一雙大眼睛透露著單純,她只有一個簡單的願望:「老師訂很多版本的考卷,希望我們練習和習慣不同題型。所以,同樣的內容考很多次,我希望可不可以只考一份考卷,完全弄懂就好。」

少年們的辛苦是不是都有意義?或許每個教育官員都應該來當一天的國中生,明白孩子們「被考笨」了的痛苦與心情。

【採訪花絮】

● 柏任 (台北市國中八年級學生):

我每天早上起床都很痛苦,最喜歡讀九把刀的書和漫畫,也很喜歡音樂。但這些都是大人眼中「奇奇怪怪」和考試沒什麼關係的事情。每星期有兩天要補習,要是晚上補習的那天,回到家都快要十點了。國中生活的感想,就是要背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

● 吳爸爸和吳媽媽 (兒子八年級、女兒五年級):

哥哥小學時,我們相信快樂學習,但若重來一次,我會讓哥哥從五年級開始有一點調整。還記得國一開家長會,有的家長很猛,要老師公布全班和全校排名:「這樣他們(孩子)才知道丟臉!」後來還是老師說不要那麼急,學生剛上國中還在適應……現在國中生比較可憐,就是晚餐吃得晚,也吃得趕。本來晚上我會陪著哥哥一題一題看功課,但等到補習班下課、洗完澡,就已經很晚了。他早上六點就起床,十點多真的很想睡!學習根本沒有效果,我就讓他睡,但真的很替他緊張。

● 蕭千金 (台北市景興國中國文老師、台北市國文輔導團資深輔導老師):

我開始教書的前三年有很大的困惑:「為什麼要這樣教學生?」因為學生不理我,臉臭臭的。後來進入輔導團,接觸了全新的教學方法,用閱讀策略來教學,比方說,教新的一課時,我要學生先讀課文,然後預測標題……看到學生有反應,就很快樂。目前的基測和國中教學是「考、教分離」—老師想改變教法,但改不了,因為前面有一堵牆,那就是段考,段考的方式不改,老師教法也很難改。
頭像
howie
 
文章: 362
註冊時間: 2014-04-28, 21:01

回到 教育的改革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