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政争,还是关說

反核,學運,抗爭等社會時事討論

到底是政争,还是关說

文章天鼎111 » 2015-06-26, 19:00

王金平的关说案,在台湾影响很大,也严重的伤到了马英九。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个案件,到底是政争,还是关说。

这件事情被抛出以后,在外出席女儿婚礼王金平没有回复。沉默良久以后,站不住脚的王金平们(我相信这些人背后是有商议讨论的),提出马英九与王金平不和,这个是马英九出于政争的目的而抛出,这样,就引导大家放弃对事实本身的追究分析,而转为对其实永远无法证实的马英九的动机的猜测。反而,王金平成了一个受害者。甚至开始纠缠暴露他们的特侦组使用的手段是否合法。

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马英九的愤怒,真的不应该吗?

關鍵未提上訴的高檢署檢察官林秀濤6日表示,她不會說謊,但特偵組引用她的證詞,卻曲解她的意思。
----------也就是说,这些话她是说过的,只是意思被曲解了。对吧?

特偵組引用林秀濤的證詞指出,當時陳守煌暗示她不要上訴,特偵組訊問她「檢察長如果沒有這樣的指示,妳是否可能會上訴?」她回答,「是,我會上訴,即使我知道他上訴三審可能會判無罪,我還是會上訴,以杜悠悠之口」;她還說「檢察長有提到預算的壓力,所以依照柯委員意思來做」。
-------------她明明白白说是,她会上诉,是吧?而且,即使案件会被判无罪,她也会上诉,是吧?面对台立法机构民进党团总召集人这样的身份的人,其是否违法对社会公平正义具有重要的意义,对吧?为什么堂堂”高检署“检察长陈守煌居然说因什么预算的压力,而要这个女检察官按照身为被告的“柯委員意思來做”?如此看来,本来是打算“即使案件会被判无罪,她也会上诉”这位女检察官,结果却是,这位女检察官“回到辦公室後,有說,「真好,不用寫上訴書」。这里面难道不是明明白白的直接的因果关系吗?这里怎么就曲解了她的意思?至于事后她的那些解释,大家不觉得苍白无力吗?

这个案件,在堂堂立法院长,堂堂”高检署“检察长,堂堂立法机构民进党团总召集人柯建铭”,堂堂法务部长“曾勇夫的运作下,女检察官林秀濤按照身为被告的“柯委員意思來做”变成了不起诉,大家认为这正常吗?一个案件,需要这么多人运作吗?这么多人参与吗?这么多身负重任的敏感人物,能相互通气,要求下属的检察官按照一个被告“柯委員意思來做”吗?这正常吗?

柯建铭是被告,王金平作为一个堂堂的立法院长,给被告传递信息说陳守煌有打電話來了,说什么那个女孩是谁谁谁的人,说“說他是勇伯(指曾勇夫)啊的人啦。”,作为一个检察官,她到底是国家公职人员,还是那个“勇伯”的私人马仔?你们台湾是不是认为这样的通风报信式的幕后活动是为了台湾公利的堂堂正正的活动?无论是王金平还是柯建铭,都是台湾赋予重权的人物,要知道,他们对司法公正具有极其重大的责任,不是吗?台湾于此不闻不问,却执着于对此进行监督的行动,合适还是不合适呢?

2013年的九月政爭因涉及洩密案,於2014年3月21日,黃世銘遭台北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2個月。[4]2015年2月12日,高等法院合議庭認定黃世銘向總統及行政院長洩露偵察中的偵辦內容與通聯記錄等機密事項,依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及洩密罪判黃世銘1年3月徒刑,得易科罰金,全案定讞。
--------黄世銘遭判刑了,王金平的关说案却轻轻放过。黄世銘虽然手段违法,但是目的却是揭露违法。王金平被放过了,他关说的目的却不是国家公利。你也可以看看美国的全球监听,你看见他的中情局长被判刑了么?

而特侦组开始并不是刻意冲着王金平去的,把王金平牵涉进来,完全是一个意外。所以出于政争而特意监听,是不能成立的。另外我们要知道,特侦组已经获得法院核准。此其一。其二,如果后续还需要一些手续,那么我们想想,既然开始黄世铭可以取得核准,为什么后来他却不去弄这个核准了呢?
答案就是:因为涉及立法院长,高检署检察长,立法机构民进党团总召集人,”,以及法务部长“曾勇夫这么多的要害机关首脑人物的共同运作,所以黄世铭一时决定,为了稳妥起见,抛开正常机制(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不再去获取后续手续的原因),直接报告自己信赖的权威人物,而马英九总统正是这样的人选,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呢?而总统也因为事关重大,几乎涉及这么多关键机构的人物,所以倾听了一下,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这就是我们还原的事情真相。

通观此案,涉及台湾政治的许多核心要害人物。所以,马英九感到愤怒是不能不的。如果马英九悄然放下,做个大好人。那么,大佬们当然会喜欢他,称赞他。但是,台湾的政治清明,则危矣。所以,马英九之怒,是为台湾人民而怒,对不对?正如马总统说得明白:发生了堂堂台湾立法院长、堂堂高检署检察长,堂堂立法机构民进党团总召集人,堂堂法务部长曾勇夫的背后运作干涉司法这样严重的事情,「是侵犯司法獨立最嚴重的一件事情」,台湾政治清明已经进入了“关键时刻”,身为总统,他站出来呼吁,不行吗?不必吗?要隐忍不说吗?所以,作为共和国的守卫者,他就是应该对一切危害国家的行为做最坚决的斗争。而且,总统只是出来呼吁而已,最终还是体制程序来做的主。他也他并没有推翻体制,不让你法院审决。我没看过台湾的宪法,但是我相信里面一定支持言论自由。难不成民主国家的总统反而要丧失言论自由了?如果立法院以外的人,只是针对立法院的不合适甚至是严重的行为,做一个呼吁都不行,都被说成说插手,我倒是想问一问,到底是谁在违宪?

至于马英九撤销王金平的党籍问题,这里马英九只是作为党主席按照自己的职权提议撤销一个党员的党籍,如果此时马英九是总统,而另外一个人比如吴敦义是党主席,那么马英九虽然是总统,但是他一样无权反对吴敦义主席撤销他们认为违法的党员的党籍。按照台湾体制,王金平的党籍以及立法院长,一样保不住。(何况此时作为主席的马英九,和作为总统的马英九,态度是一致的)。那么,现在两个身份虽然合一,但是,身为总统的马英九,一样没有权力去反对作为党主席的马英九撤销王的党籍。对不对?国民党的党主席做他的职务行为,跟总统没有什么关系。总统也没有不许国民党党主席撤销其党员党籍的义务及权力。

经过上面的分析,大家认为,这个事件,到底是政争,还是关说呢?这个,还是由台湾人民来回答,比较好。

还有,令我不解的是:台湾人民,你们到底怎么了?如果说人民对法律陌生,那么,台湾的精英们,你们在干什么呢?那些肩负保卫台湾公正与法制的部门,你们在干吗呢?那些肩负社会公平正义的媒体们,你们在干吗呢?你们就任这些人肆意伤害马英九这样一个谦谦君子?我相信马总统有点木纳,他也不会去勾连利益集团,但是,面对马英九这样为台湾人民服务几十年的诚恳君子,台湾,你失去信赖了吗?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天鼎111
 
文章: 2
註冊時間: 2015-06-26, 18:51

回到 時下社會議題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