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時間是 2018-10-17, 05:17

[最新]   [熱門]  

    最新主題

  • 黑色讽刺动画短片《少数人的晚餐》,短短几分钟却讲述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 (2018/10/06)

    黑色讽刺动画短片《少数人的晚餐》,短短几分钟却讲述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


    由 howie 發表, 回覆: 0, 瀏覽: 29.
  • 德國電影 浪潮The Wave (2018/10/02)

    德國電影 浪潮The Wave



    《浪潮The Wave》,是一部2008年的德国剧情片,由丹尼斯·甘塞尔执导,约根·沃格尔、弗雷德里克·拉乌、詹妮弗·乌尔里希和马克思·雷迈特主演。电影改编自1967年罗恩·琼斯在美国加州一所学校进行与法西斯主义有关的社会实验第三浪潮。作家托德·斯特拉瑟曾根据这个实验写了一本同名为《浪潮》的书籍。

    iQp4OrM.jpg


    上映日期: 2008 年 3 月 13 日 (德国)
    导演: 丹尼斯·甘塞尔
    所获奖项: 德国电影奖最佳男配角奖, 德国电影奖最佳影片奖
    原著作者: 托德·斯特拉瑟, 润·琼斯
    编剧: 丹尼斯·甘塞尔, 彼得·图万斯, 润·伯恩贝奇, 约翰尼·道金斯

    https://www.ettoday.net/dalemon/post/23846

    追溯自1967年4月,位在加利福尼亞一所 Palo Alto Cubberley高中,歷史老師瓊斯(Ron Jones)正在講述希特勒創立的「第三帝國」。一名學生向老師提出問題:「為什麼當時的德國人聲稱對屠殺猶太人毫不知情?無論農民、醫生、教師都不知道集中營的慘劇?」

    這個問題讓瓊斯無從回答。於是,他做了一個決定,他要重建一個微型的納粹,重現德國當時的社會氛圍,讓學生親自體驗法西斯主義的恐怖與魅力。

    實驗第一天

    一名學生尼爾(Phillip Neel)回憶當時:「瓊斯老師禁止部分學生使用教學樓裡的洗手間,他想讓我們體會,什麼是種族隔離。」

    以往學生眼裡的瓊斯都是一名親和的教師,但在實驗的第一天,他命令學生端正坐姿、抬頭挺胸、雙腳併攏、雙手放背後,然後不停地起立、坐下。最後他命令學生站到教室外,等他發出信號才能跑回座位坐下。這一連串的動作,僅僅幾分鐘的練習,學生就能全員做到並熟練。

    接著瓊斯制定上課規則-如果學生在課堂上要發言,就必須起立,接著站到桌旁,並說「瓊斯老師」,才被允許說話,且發言時必須言簡意賅,口齒清晰,如果有一絲含糊,必須重複答到老師滿意為止。

    瓊斯的堅持,看到驚人的成效,連平時愛搗蛋的學生也能達到良好的訓練,甚至提高課堂的水準,答案更準確、學生專注力更集中。

    實驗第二天


    瓊斯一進教師,發現所有同學都坐得筆挺、保持肅靜,他們一直處於這種狀態來迎接他,儘管沒有人要求。同學對於瓊斯的課程感到期待、興奮,專注聽講到最後。

    下課前,瓊斯做了一個動作-手臂向前伸,手掌先朝上再朝下,畫出一個曲線,如同波浪。瓊斯將手勢定為與同學之間的問候,在任何地方見面時,只要做出這個手勢,就能表明自己是這場「高級運動」的一份子。瓊斯將這手勢稱之「第三浪」,沒有人發現它與希特勒創立的「第三帝國」微妙地相似。

    接下來幾天,不管在餐廳裡、圖書館、操場,使用「第三浪」打招呼的同學,越來越多,這個實驗已經擴及了整個校園。

    實驗第三天

    瓊斯向班上每個人都發了一張卡片,其中只有三張卡片上打了叉做為記號,拿到這三張卡的同學,必須服從特殊指令-告發不遵守這場「浪潮」的人。雖然瓊斯只有指委派三名學生,結果檢舉的人數竟達到二十多名,包括他們出賣拿「浪潮」開玩笑的朋友、對「浪潮」表示懷疑的父母......尼爾說,當時他曾對好友揶揄「浪潮」的行為,結果隔天瓊斯在課堂上提到他的名字,他開始感到害怕。

    實驗第四天

    課堂人數從30人增加至80人,學生逃掉原本的課,加入了「浪潮」的行列。當時瓊斯再往前推進,想試試實驗能達到什麼境界,因此他宣布「浪潮」於明日中午12點過後,成為由全國性的青年運動,將會促進國內政治體制的改革。尼爾說:「當時沒有學生對瓊斯感到一絲懷疑。」


    實驗第五天

    在學校的禮堂上,湧進了超過兩百名學生,在天花板上掛滿「第三浪」的布幔,端坐在座椅上,並在瓊斯簡短致詞後,整齊劃一做出「第三浪」的問候。最後瓊斯打開電視,儘管只有雪花,習慣服從紀律的學生,依然等待著。

    直到一名學生提出:「不存在什麼領袖,對不對?」禮堂的肅靜被這句話劃破,學生像是突然甦醒般,言論轟炸開來。

    瓊斯說:「沒錯,但我們差點變成優秀的納粹。

    電視開始撥放第三帝國的影片,納粹的殘暴讓學生憶起這幾天的自己,瓊斯看到一張張錯愕、不知所措的臉孔。第二天,沒有一個人願意提及這場實驗,就像當時德國人民一樣,不敢相信也不願意承認自己竟然被操控,成為納粹的幫兇,甚至是其中一員。

    這些學生中,許多人曾參加過反暴力與種族歧視的「黑豹社會運動」,他們對自己就這樣輕易放棄自由,感到訝異。

    最後,瓊斯在一次訪談中的話語,值得我們深思:「人類總是感到孤獨、缺乏溫暖與集體的關心,這就是促成這場實驗成功的原因。不管在任何時空中,人們都在尋找歸屬感。因此,即使把實驗放到今天,也會得到一樣的結果。」

    d2361814.jpg

    由 howie 發表, 回覆: 0, 瀏覽: 82.
  • 我要對學校體系提告 (2018/10/01)

    我要對學校體系提告

    你認為現代教育體系合理嗎?最近,一段名為《我要對學校體系提告》(I JUST SUED THE SCHOOL SYSTEM)的影片在網路上瘋傳,影片中的律師在法庭上批評了教育體系,認為現代教育體系沒有因材施教,等於是在「強迫魚爬樹」。


    由 howie 發表, 回覆: 0, 瀏覽: 71.
  • 宜蘭縣立人文國中 學習做選擇,勇敢追夢 (2014/05/11)

    宜蘭縣立人文國中 學習做選擇,勇敢追夢

    http://www.parenting.com.tw/article/art ... 166&page=1

    2010-08 親子天下雜誌15期

    人生是一連串的選擇!我們的教育裡,給孩子充分的選擇機會嗎?又教會他如何做選擇了嗎?人文國中用什麼方式來協助孩子做選擇呢?
    「三十年後的我,已經四十三歲,是一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偉大插畫家兼母親……某一次,我畫了一幅畫叫『三十年後的我』,在世界上大受好評、眾所周知,那幅畫受邀到巴黎羅浮宮展出,所有台灣的報紙處處留下我的足跡,而且總統還到我家要簽名……」

    「三十年後的我,已經四十四歲,我可能是企業家、音樂家、藝術家……我還不知道人生的方向,所以我對每樣事物都想嘗試看看。如果我是企業家,那我的管理能力、領導能力、判斷能力就是最基本的條件。當然,出社會也需要其他的能力,例如表達能力,如果沒辦法說服別人,你又是個推銷員,你可能就少了一個客戶……」

    這兩段摘自人文國中學生的作文,充分展現其學生的特質──自我概念發展成熟,有勇氣追逐人生夢想,卻又不致與社會現實脫節。

    在人文學習,孩子會面對很多自主選擇的機會,從小五升小六,就要決定國中三年是不是繼續待在人文開放的學習環境中,還是要至常態的國中就學。留在人文的孩子,進入校方的選課系統,有毛胚屋基礎建築、動畫影片欣賞、城市大富翁……等多元課程,自己要決定修什麼課,連歷史課,都分朝代開課,孩子必須知道自己想鑽研什麼朝代的課程。

    準備升國三時,孩子又要思考自己想念高中還是高職,想考基測的學生,校方會安排進入基測班,不想尋常態管道升學的孩子,現在人文提供「無學籍行動高中」的選擇,這是人文國中小創辦人楊文貴正在試行的自學實驗計畫。

    幫孩子釐清生涯規劃

    從小五的青春前期,人文的孩子就不斷在學習做選擇。這是因為楊文貴相信,人生是一連串的選擇,滿足孩子的探索慾望、教會孩子選擇,才是教育青春期孩子的重點。

    做選擇其實並不容易,孩子必須清楚知道自己的能力與極限,做了選擇之後,還要有勇氣承擔自己選擇的後果。在自我概念發展未完全成熟的國中階段,為了幫助孩子做選擇,人文國中設計了「導生制」,約每六個孩子就會配一位「生涯導師」,到了八年級,生涯導師會針對每個孩子,用五個星期的時間,與孩子一起回顧過去的學習歷程,製作一份生涯學習檔案,幫助孩子釐清未來的生涯規劃。

    今年十六歲的楊逸帆,目前就讀人文的「無學籍行動高中」,申請了輔導金正在拍攝公視的「不想考基測」紀錄片。從台北的小學轉學至人文國小,再進入人文國中,他自認,在人文開放、自主的學習環境下,他改變最多的是勇氣與表達能力。他認為在這裡,他獲得了終身學習的能力。

    人文國中小副校長吳啟新說,只要學生有學習動機,校方會為孩子開設個別的課程,選課系統上即看得到「程式設計」、「童軍個別諮詢」等為孩子客製化的課程。為了不打壞孩子學習的胃口,人文國中驗收學習成果的方式是在期末舉辦主題成果發表會,科學、數學、語文……每年的主題不同,今年的期末成果主題是「文藝季」,透過戲劇表演的方式呈現,學生在編劇本、練台詞、上台肢體表演的同時,展現語文學習成果。

    在文藝季的園遊會上遇見人文國中的孩子,你會驚嘆他們如此勇於推銷和表達自己。一位正協助楊逸帆拍攝紀錄片的七年級生,身為助導,他可以清楚描述助導的工作內涵與做這份工作的動機。

    吳啟新表示,社會生活所需的概念及技能,是人文國中強調的學習重點,因此,孩子畢業前會進行一趟「流浪之旅」。五、六個學生為一組,每人兩百元的零用金,至離家二十公里外的地區生活一週, 住宿、三餐、交通工具,學生全要自己打理,腳踏車壞了,想辦法修到好才能騎回家,錢不夠用,必須團體合作,找出解決的方式,旅程中意見不一,要學習化解衝突。

    透過「流浪之旅」的行腳課程,讓孩子認識自己能做什麼,也讓孩子了解,要在社會上立足,需要哪些能力,也算是人文國中幫助青春期孩子生涯規劃的第一步。

    人文國中部小檔案

    入學條件:必須設籍宜蘭,且需經過參訪、試讀、面談三階段。校方會安排孩子試讀一週,再評估孩子的學習狀況,與家長進一步面談。

    收費標準:人文國中的學制採一學期十週,一年四學期,上課四十週。由於屬公辦民營學校,收費比照公立學校,一學期學雜費含教材費收費約2000元,營養午餐費每餐40元。

    由 howie 發表, 回覆: 2, 瀏覽: 905.

    最新回覆

  • Re: 宜蘭縣立人文國中 學習做選擇,勇敢追夢 (2018/09/24)

    Re: 宜蘭縣立人文國中 學習做選擇,勇敢追夢

    https://flipedu.parenting.com.tw/article/4205

    人文國中小爭議|宜蘭教育處長:不能只顧教育理念,犧牲教育價值

    宜蘭人文實驗國中小公辦民營15年,卻因18項課程、人事和會計違規事項,11月底縣府教審會決議提前解約。為什麼台灣最早開辦公辦民營學校的宜蘭縣在實驗教育三法修法前要做出這樣的決定?宜蘭縣教育處處長簡菲莉接受親子天下專訪說明。

    作者:陳雅慧

    宜蘭縣政府的教育審議委員會,在11月28日傍晚以共識決達成決議,提早終止縣內公辦民營人文國中小的委託辦學契約,並於明年8月1日由宜蘭縣政府接管。縣政府調查報告長達35頁,說明人文國中小經營團隊4大疑似違法和18項違規事項。(人文國中小爭議|一直在「黃燈區」裡的實驗教育)

    這項決議拍板,引起人文中小學校方和家長反彈。(人文國中小爭議|人文展賦基金會楊文貴:我不是變,是永遠在前面衝撞)

    今(12月6日)藝人季芹代表人文國中小自救會家長前往立法院參加記者會,呼籲教育部國教署根據實驗三法,與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重新訂定契約,並讓該基金會有與宜蘭縣政府優先議約權,保障學生受教權。

    宜蘭縣教育處今天發出新聞稿說明,宜蘭縣教審會決議導因於財團法人人文展賦教育基金會(受託人),在辦理受託學校期間,發生諸多違法及行政缺失,與實驗三法修法無關。宜蘭縣政府表示,宜蘭縣人文國民中小學為本縣所屬公立學校,委託民間辦理實驗教育,過去15年,縣府累計撥入人事、業務等經費,逾4億9千萬元,縣府立場就是「平等受教」、「合法辦學」。

    宜蘭縣教育處處長簡菲莉接受親子天下專訪說明如下:

    Q:請問宜蘭縣的教育審議委員會為什麼在11月28日,做出和人文國中小提早於明年8月1日中止合約決定?

    我們從今年5月開始,一直接到家長陳情,6月啟動對人文國中小的調查。

    陳情資料裡有很多證據。陳情的對象,除了向宜蘭縣教育處,也寄給政風處和縣長室,另外也有寄到教育部。教育處和司法單位不同,公務單位收到這麼多的陳情,不可能不作為,陳情內容除了針對課程教學、人事還有主計,後來,縣政府組成了跨部門的團隊直接進駐學校去查,政風處也有自己的管道,也跟著我們進去查。

    教育處要判斷的不僅是學校經營有沒有違法?而是要有行政判斷,學校和基金會的作為是不是有可能違反公辦民營的初衷?學校是否有違法事實,則是政風處和司法單位要判斷。收到這麼多陳情,如果教育處不作為,就是我們沒有盡到執行公務人的責任和義務。

    最後的報告,提出人文展賦基金會在人文國中小的辦學,涉及4項違法和18項違規。外界,包括宜蘭縣的教師工會和議會也在關心,砲火也很大,為什麼教育處都不監督,最近一次評鑑還是甲等,為什麼還是有問題?

    過去的經驗,公辦民營每3年評鑑一次。從我接任宜蘭縣教育處長不到1年時間(今年2月1日上任),持平的說,縣府對這兩所學校非常尊重和包容,包括評鑑時,是由教育處訂出評鑑面向,但具體指標則是個別學校自己訂,這和其他公立學校的校務評鑑是相當不同的。


    Q:教育處是不是沒有盡到監督管理的責任?

    人文展賦基金會,民國102年續約時,和宜蘭縣政府幾乎快要終止契約,後來是有條件通過簽約。過程中,教育處曾經針對一些不符合規定的事件屢次發文要求改正,譬如提醒當有新生入學時面談不能收諮詢費,試讀也不能收費,但是我們去監督學校,學校仍然持續做。

    監督有用嗎?

    也有家長投訴學校拒絕入學,公辦民營學校的精神是零拒絕,除非是滿額,設籍學區學生都一定要收,但是人文就是會拒絕某些學生。我們收到家長陳情,當然就趕快去函,經過兩次公文,才鬆口說會通知入學。

    這一次教審會決定不再續約,就是因為過去監督的經驗,勸導和公文要求改正,並沒有被辦學的基金會接受。


    Q:到底哪些違規事項?

    人文違規,都不是在校內的運作有問題,而是很多都不在正常的體制運作中發生。

    違法收費

    這次陳情一個重點就是,學校額外收費問題。人文國中小的收費方式,沒有走一般公立學校代收代辦費的管道。而是在學期開始時,每個班群的總導師會根據這學期要開的課程,去計算一個金額,然後告訴班代表,說這一學期要多少,9千元或是1萬2千元。由家長代表收齊,總導師會再告訴家長,A老師要給多少錢,B老師要給多少錢。

    所以錢沒有進入公庫,也無法預期管理監控,當然會有很多家長有疑問,而且,這樣發鐘點費給老師是合法嗎?

    主計單位去查學校的帳務時,只能查預算有的帳目,若是沒有走代收代辦,如果沒有家長陳情,這根本也查不到。

    不在學校上課的行動學習

    另外一個事情是,我們查的資料,有9位從台北來讀人文國中小,但是都在台北士林行動教室上課,都沒有來宜蘭。當然,學校的課程計畫,本來就說有行動學習教室,關於行動學習也有很多定義。但如果只是帶過一句會有行動學習,在各地有教室,但是註冊在宜蘭人文國中小的學生,平常都在台北市上課,這樣叫做行動學習?

    我們有督學去訪查台北市的行動學習基地,台北的家長說,只有開學去過頭城的學校,「宜蘭頭城太遠了,我們怎麼有辦法每天去?」

    我們歡迎外縣市的家長移民宜蘭,來享受宜蘭縣的辦學,但這樣處理,台北的學生一旦出任何意外,我們根本無從監督起。

    人事

    陳情提到人文國中小會讓人文國中小的老師,跟著人文行動高中一起去外面行動學習,長達2個月,當然裡面也有一些人文國中的學生。但請問,國中小的老師,領縣府的薪水,不在學校的2個月期間,那國中小學生受教權何在?

    這樣的人事管理很有瑕疵。

    人文行動高中團體自學,申請人也不是基金會,但目前也都在人文國中小的空間上課,有付費給學校嗎?沒有的話,為什麼可以在學校上課?

    會計財務監督

    我們給公辦民營的學校都開出人事和會計專職人員的缺額,但是,人文並沒有用有人事會計專業的人員。因為沒有專業,所以在帳務查核上,並不是太按照法規。譬如,會計人員也是基金會的出納和會計人員,之前說借場地給行動高中要有場地租借要收費,人文後來有收,但是會計就有責任要監督管理。但是人文的帳上,一張收據從學校和基金會從出納到會計,蓋的都是同一個人的名字。出事了,回過頭說,我們都不懂,學校的人事和會計都是混亂。

    學校有沒有心把行政管理做好?


    Q:人文的家長說,這次陳情的家長是少數公報私仇的家長,而且他們的孩子都畢業了?

    這次來陳情的家長,其實除了有已經離開的家長,也有人文目前內部家長,至少有6、7位透過陳情想求救:「我是一個中產階級,我移居到宜蘭,想讀體制外學校,可是我發現念不起。」

    這些家長也提到,擔心學習上基本學力不足的問題。

    當然進入人文前都會面談,溝通辦學理念,面談都會告訴他們,「在實驗學校基本學力沒法顧,以後考會考可能會不如預期⋯⋯」家長在面談時可能接受,但是真的發生的時候也是可能無法接受。這次陳情資料裡,家長也提出,學校一整年都沒有上英文課這樣真的好嗎?

    我想強調,發出很大聲音的家長代表們,不能代表全部的家長,也有一些有壓力不敢說話的家長,人文的發展,讓他們想讀實驗學校,但是讀不起。


    Q:和目前經營人文國中小的展賦基金會中止契約以後,學校的未來發展呢?

    我們的立場不是關掉學校,我們還是重視實驗教育,過去15年來,宜蘭縣政府投入人文的預算是高達4億9千萬。我們不能看著基金會實踐教育理念,但是忽略教育價值。我們還是想要許教育理念一個美好的未來。但是,現在有兩件我們最在乎的事情,已經被犧牲:

    一,弱勢學生被忽略,因為要額外收費,付不起因此進不來,不能讓公辦民營變成貴族學校。

    二,學生基本學力問題,這件事也不能因為我們要支持教育理念和實驗,沒有幫孩子固守。今年國中會考成績,我看了人文國中小的平均狀況,真的覺得是對不起裡面的孩子。宜蘭縣學生會考成績,已經比全國平均弱,人文國中畢業生的會考狀況,在宜蘭縣平均值以下非常多,和全國差很多。

    學校裡,當然有很多學生還是表現很傑出,但是可能都是個案,被忽略的呢?

    接下來我們的挑戰是,如何能繼續實驗教育,讓人文有機會成為一所比現在更好的學校。只要把經營者忽略的找回來,目前教育處的接管計畫寫得差不多,也很有信心。我們做足了所有配套,該做的都會做。


    Q:這件事給社會的學習是什麼?實驗教育往下走該如何?

    實驗教育發展至今,宜蘭縣的公辦民營學校已經有15年經驗,中央的實驗教育三法是民國103年年底才通過。宜蘭縣公辦公營學校也蓬勃發展,勇於嘗試,第三所公辦民營,岳明國小也成立,這裡有非常多的實驗教育經驗。

    實驗教育的發展從1.0走到2.0,應該有機會要有一個研究團隊,來分析這些經驗和提供支持。

    實驗教育的未來很被看好,我甚至不排除在15年後,實驗教育可能是教育主流。因為未來15年的發展速度一定是過去的數倍,未來若是發展速度這麼快,現在進行式的實驗教育,更需要支持團隊,需要研究和支持,才能真正探究15年後的實驗教育會是什麼圖像?

    我上任不久後,確實也有向中央提出這樣的計畫,譬如,每年都應該辦一個實驗教育的博覽會和教學工作坊,這些老師很辛苦,但是怎麼補充能量,願意一直持續投入,需要支持和現場的陪伴。

    由 howie 發表, 回覆: 2, 瀏覽: 905.
  • 版面
    主題
    文章
    最後發表

登入  •  註冊

誰在線上

線上共有 2 位使用者:0 位註冊會員、0 位隱形會員和 2 位訪客 (這些資料是根據過去 5 分鐘內使用者的活動記錄)
最高線上人數記錄為 93 人 [ 記錄時間:2018-02-07, 23:38 ]

註冊會員: 沒有註冊會員
顏色說明: 管理員, 全域版主

統計資料

文章總數:661 • 主題總數:438 • 會員總數:206 • 最新註冊的會員:陈洪燕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