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時間是 2019-01-22, 02:40

[最新]   [熱門]  

    最新主題

  • 別阻止孩子吵架,你反而要教他們怎麼吵! (2019/01/20)

    別阻止孩子吵架,你反而要教他們怎麼吵!

    https://www.gvm.com.tw/article.html?id= ... e1TyJlSbSs

    「媽媽,哥哥拿我的玩具了!」

    「媽媽,我沒有!妹妹亂說!」

    「爸爸,姊姊不讓我用她的彩色筆,但是上次我有借她!」

    「奶奶,他們的蛋糕比我大塊!」

    如果家裡有一個以上的孩子,這樣子的對話非常常見。

    我是老二,上有哥哥下有妹妹,小時候要是和妹妹起衝突,得到的回覆總是:「你是姊姊,應該讓妹妹。」是的,「姊姊讓妹妹」天經地義;一次哥哥搶我玩具,我逮到這個「哥哥讓妹妹」的大好機會,興奮地找大人告狀,沒想到,得到的回應居然是:「妳是女生,比較懂事,就讓一下男生吧!」我兩邊都吃不開,真是無言啊!年幼的我只覺得自己好倒楣,由於從小總是被要求忍讓,長大後的我遇到類似情形也常以自認倒楣收場。這種「以和為貴」的解決方式,我總覺得有問題……

    但是大人這樣的處理方式很普遍:「家和萬事興」是固有觀念,「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也是華人的處事模式;另外,父母在外為了生計奔波一天,回家後要是看到孩子爭吵不休,很少不動怒的。所以遇到孩子爭執,父母不是叫比較好說話的那一方多讓讓之外,就是大動肝火,把所有的小孩子連坐法一起「教訓教訓,看你們以後還敢不敢」。有的父母很認真地當起包青天,希望能把如羅生門般謎樣的「兄弟鬩牆」事件釐清,但是哥說哥有理,妹説妹有理,弟弟也很有理,父母被搞得頭暈轉向,結果多半「誤判」。被冤枉的孩子覺得爸媽就是偏心,僥倖開脫的孩子覺得父母其實也傻傻搞不懂狀況,下次還可以如法炮製、故施重技。一輪下來,全家都輸了。

    二○○五年我在紐約的聯合國國際學校任教,開學一個月,隔壁班幼稚園的小朋友起衝突了,兩個小朋友為了一支鉛筆鬧得不可開交。我心想我的同事可能要花上一大堆時間排解此事,課也甭上了。

    有著棕色捲髮及中南美洲人特有的橄欖膚色的Ms. E.來自瓜地馬拉,教學經驗豐富,也是兒子的幼稚園老師。那時她正在教室前給圍坐在地毯上的孩子唸書,看到兩個孩子吵了起來,笑咪咪地說:「親愛的瑪麗和湯姆,老師看到你們兩個對彼此有意見,意見不合很正常,老師很高興你們有機會可以學習處理爭執,現在請你們兩個到教室後面的『和平桌』,自己把事情談妥。」當時我還是個新老師,新奇地觀望這件事情的發展。兩個圓嘟嘟的五歲小孩蹦蹦跳跳到了教室後面,教室後面有一張鋪著紅格子桌布的小圓桌,桌上放置了一個小地球儀,象徵世界公民,地球儀旁邊還放著一隻紙鴿子,象徵和平。

    ***

    對話開始了:

    瑪麗:「我的鉛筆斷了,這是我爸爸給我的生日禮物。」

    湯姆:「我喜歡妳的鉛筆。」

    瑪麗:「我的鉛筆斷了,我很難過。」

    湯姆:「妳的鉛筆很漂亮,我們兩個都很喜歡,我只是想看看妳的鉛筆而已。」

    瑪麗:「我們兩個人都同意我的鉛筆很酷,如果你想看我的鉛筆,請跟我說,用搶的,鉛筆斷了,我很傷心。」

    湯姆:「對不起。」

    瑪麗:「這次沒關係了,下次請跟我說。」

    湯姆:「好的。」

    瑪麗:「還有你的黏土玩具很好玩,下次可不可以借我玩一下?」

    整個過程不到兩分鐘,兩個人手牽手走回地毯區跟老師報告:「解決了!」,Ms.E笑咪咪回應:「好的,歡迎你們回來上課!」

    我所預期的老師大動肝火、花長時間干預說教、或是處罰學生的畫面完全沒有出現。在短短的兩分鐘內,孩子學到:表達情緒、同理心、解決問題、道歉、接受道歉和溝通協商。小瑪麗甚至懂得為「自己未來的利益」堆籌碼!

    之後我陸續修習了教室經營管理、兒童心理學和多門相關課程,更了解美國老師或是說美國社會對於處理爭執的看法和方法。美國人認為意見不同是人類社會中必然的現象,要做的是學習如何處理,而不是避免。學校的做法更是「把孩子的事留給孩子」,老師除非在特殊情況下是不會介入的。當然,老師平常便會訓練孩子解決紛爭的能力和做法,所以當天我看到的情形就是美國老師平常訓練的成果。這件事情從三、五歲就可以開始。

    看到Ms.E的例子,讓我對家中三個小鬼吵架的事情有了新的看法。

    回家後,我把家中三歲、四歲、五歲的孩子叫來。

    我笑咪咪說道:「你們聽好,以後你們吵架,媽媽是不會管的。」

    三隻小生物盯著我看,裝可愛也裝傻。

    我繼續:「你們要是意見不同,我會把你們請到房間,門關起來,吵完才能出來。」

    六隻眼睛,黑白分明,眨巴眨巴。

    我接著:「媽媽要教你們如何吵架。第一:每個人輪流講自己的看法,在這階段除了說話的人可以發表想法,其他人只能聽,不能開口。第二:說話時,要把自己的感覺說出來。第三:開始協商。第四:協商不只是解決當天的爭執,還必須商量以後遇到類似情況的解決之道。第五:誰也不准讓誰,我們家就是要『沒大沒小』,我們也不愛吃梨,也不用『孔融讓梨』,所以,要是三個人沒有達成共識,架不算吵完,繼續吵。第六:吵完後,一起來跟我會報結果。」

    接下來,我們一起練習了幾次,孩子雖小,但是做得有模有樣。

    解決紛爭過程中,最重要的是傾聽他人和表達自己的情緒,這樣子才不會淪為沒有意義的攻防戰;每個人的意見、個性不同,我要孩子「誰也不用讓誰」。比方說,小女兒個性溫和,我反而堅持她據理力爭,不用因「怕媽媽不高興我們吵架」而委屈自己;還有,吵架的最終目的是找出解決的方法。

    一天,孩子果然吵架了,我很興奮,想檢收成果。

    我把他們三個「請」到另一個房間裡,把門關上,讓他們自己「喬」事情。不用告狀,不用哭訴,媽媽聽不到也不想聽,趁你們吵架時,媽媽要泡壺熱茶,獨自享受下午茶時光,我心中默默期望他們「議事冗長」,這樣我還可以去泡個澡,順便敷敷面膜。

    沒想到,不到幾分鐘,三個小人兒從房間蹦出來,跟我報告「吵架高峰會」結果:「我們講好了,以後姊姊要借我跟哥哥的玩具得先跟我們說,但是不可以玩超過半小時,因為我們也想玩。」

    從此之後,孩子練就一身吵架本事,「吵架高峰會」會程越來越短,我連吃點心的時間都來不及他們便達成協議了事,速速出關後跟我搶餅乾吃。事實上,幾次之後,他們發現被關在房間吵架很無趣,遠遠不及出來玩玩具、吃布丁有意思。另外,他們對彼此的「戰術」也越來越嫻熟,三兩下就能抓出彼此的「破綻」,對於彼此的底線也有默契。就這樣,他們從小到大真正開過「吵架高峰會」次數寥寥可數,三個人至今感情非常好,我準備多年的「河東獅吼」也一直派不上用場。

    其實孩子之間出現爭吵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而這也是他們學習解決紛爭、與人溝通協調的最佳時機。父母介入,等於是剝奪了孩子的學習機會。孩子有自己解決事情的方式,大人介入只會越弄越糟,況且由父母處理孩子的告狀,就像「打地鼠」一樣,沒完沒了,到最後累的還是家長,何必呢?讓孩子學習怎麼吵架,父母絕對會輕鬆得多,有時候我還會想,這三個小子怎麼不多吵一會,媽媽的面膜還沒乾哩!

    給父母的小分享:

    1. 教孩子要「沒大沒小」,不用「孔融讓梨」。

    2. 不要怕孩子吵架,要教孩子吵架。

    3. 孩子吵架能培養談判能力、溝通能力、協調能力,父母不要剝奪孩子學習這些重要能力的好機會。

    5. 孩子吵架時,父母眼不見為凈,不要當裁判,離開現場為上策。

    55353_02.jpg


    本文節錄自:《做個不完美的父母》一書,許雅寧著,高寶出版。

    由 howie 發表, 回覆: 0, 瀏覽: 11.
  • 芬兰正式废除小学和中学课程教育,成为世界第一个摆脱学校科目的国家 (2019/01/18)

    芬兰正式废除小学和中学课程教育,成为世界第一个摆脱学校科目的国家

    2016年11月14日,将成为芬兰教育历史上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

    芬兰赫尔辛基教育局正式下发通知,从现在开始到2020年之前,正式废除小学和中学阶段的课程式教育,转而采取实际场景主题教学。芬兰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摆脱学校科目的国家。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赫尔辛基的孩子们就不用再上单独的数学课、物理课、化学课,地理课等等等等;他们的课程将是类似“多角度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或者“如何在咖啡馆进行日常工作”这样贴近现实,更有助于理解这个世界运作规律的主题式教学。

    芬兰教育部长Marjo Kyllonen解释这场变革——大家熟悉的分科教育,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地理、历史等等,整套系统都是19世纪确立下来的,已经使用了快200年,为当时做出了贡献,但目前需要已不再相同,我们需要适合21世纪的教育体制。

    我们好像从来没去怀疑过,分科教育这件事有什么问题。但是其实回头想想,这个分科教育方式,似乎并不是我们认识世界和认识现象的最自然方式。

    v2-67e0382a262a5ee5ce4dfbb567cacbd1_hd.jpg




    1.先问起因,为什么会爆发世界大战

    2.再问有哪些重要事件,重要人物值得深入研究

    3.再问有哪些地方,可以深入了解这场战争的方方面面

    4.再联系现实,看结果,为什么今天的欧洲是这样,人口比例是这样,经济实力是这样,二战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发现了没有?这其中包括了史实研究、地缘政治、人物传记、地理变迁、国情、统计学、经济学、数据分析等等内容。这显然和仅从历史课本上读几十页文章,是截然不同的。


    再举一个例子,由“在咖啡厅工作”的课程“Working in a Cafe”,学生将会吸收关于英语、经济、和沟通技巧的整套知识。

    2013年,芬兰从赫尔辛基开始了“现象教学法Phenomenon Method”的试验—— 从根本上,这种方法颠覆了原有的分科教学方式,把学生的认知作为教育核心,而非传授的教学内容。从事教育行业的人都明白,这是一个多大的根本性改变。从此,学校教育不再是数学、物理和化学,而是如何帮助学生,认知并形成自己的主见。

    以“古希腊历史”这个主题为例,传统的教育方法,给你几本书,了不起再拉学生去参观一下希腊,写篇文章,就结束了。

    来看看“现象教学法”是怎么做的:


    1.询问学生的兴趣,将学生分成两组,一组是对以雅典城邦、斯巴达为代表的文化历史感兴趣的,另一组则是对以希腊神话、奥林匹斯等神话故事着迷的;

    2.在两个组内,让孩子自由讨论产生组长,产生想要研究的话题;

    3.汇报想要研究的话题,考虑具体的方法、路径和形成方案,制订学习时间表;

    4.教师提供指导和资源支持;按规定时间,学生交付学习的发现成果报告,并与大家进行分享,学生互相评分,教师仅充当裁判,评分包括自评20%,他人评分80%。



    这简直就是企业工作法啊!

    在实施“现象教学法”3年后,芬兰教育部对6万名学生进行了回访,是否对于这种新的教学方法感到满意。大部分学生态度积极,甚至希望更多的互动教学,彻底告别传统的知识灌输,而变成主动的学习能力提升。目前赫尔辛基已经有三分之二的教师,使用“现象教学法”,所以2020年前完成彻底的转轨,应该不是空谈。

    v2-c3d4fe67b19af4b8581b29b2cb26010e_hd.jpg



    从学习体系的有效性来说,芬兰一直以来高居全球前列


    传统的导师与学生的沟通形式也将改变,学生将不再坐在学校的书桌之后,并焦虑地等待被点名到回答问题。取而代之的,他们将在小团体中共同努力并讨论问题。这样的教学方式,对教师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教师必须更多以咨询顾问的身份参与教学,而不是以前的掌控者。


    芬兰教育系统鼓励集体作业,学校改革将需要大量不同科目教师间的合作。大约70%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老师已经允诺为下一阶段的新体制进行呈现信息的预备工作,并且,他们的薪水也将因此而增加。

    这场改变预计将在2020年时完成


    本文转自:Cesim中国

    由 howie 發表, 回覆: 0, 瀏覽: 297.

    最新回覆

  • 版面
    主題
    文章
    最後發表

登入  •  註冊

誰在線上

線上共有 132 位使用者:0 位註冊會員、0 位隱形會員和 132 位訪客 (這些資料是根據過去 5 分鐘內使用者的活動記錄)
最高線上人數記錄為 403 人 [ 記錄時間:2019-01-20, 18:02 ]

註冊會員: 沒有註冊會員
顏色說明: 管理員, 全域版主

統計資料

文章總數:665 • 主題總數:441 • 會員總數:208 • 最新註冊的會員:line043811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