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時間是 2017-06-29, 23:54

[最新]   [熱門]  

    最新主題

  • 【馬德里現場 (下) 】 一場民主 2.0 的進化:歡迎人民「打臉」政府! (2017/06/15)

    【馬德里現場 (下) 】 一場民主 2.0 的進化:歡迎人民「打臉」政府!

    https://g0v.news/一場民主-2-0-的進化-歡迎人民-打臉-政府-a82651c8ed64


    一場民主 2.0 的進化:歡迎人民「打臉」政府!

    經過 4 年社會運動、5 年執政經驗、30 萬人的公民參與,在馬德里市政府開放政府與公民參與部部長眼中,想要顛覆傳統民主,政府、官員、公民都必須走向「民主 2.0」的新角色。進化要到哪裡才算成功?他說:「當『公民提案打臉政府』變成習慣的時候。」

    哪一個政治人物,贏得選舉之後,不是急著實現自己的政見?不是急著執行黨的意志、留下成績單?為什麼 2015 年上任的馬德里市政團隊,竟是透過文化教育、數位參政工具、辦活動等,「逼」公民起身來反對自己?

    「未來政府應該是中性的、不該有意見。以前政府永遠有個立場,因為它贏了選舉,就相信自己的意見從此都比民眾的重要,」坐在馬德里市政府裡,開放政府與公民參與部部長蘇圖(Pablo Soto)在所有同事面前進行專訪,解釋他心目中的民主 2.0。

    蘇圖 2011 年參與 15-M 社會運動,在街頭上他看到人民對政治既絕望又渴望的兩面,因此 2015 年隨著勝選進入首都市政廳後,他扛下「開放政府」的大旗,設立了馬德里市政府第一個「開放政府與公民參與部」,沒想到在當了部長 2 年後,他等待的,是「被打臉」的到來。

    「越來越多人沒辦法接受未經公民參與的政策」

    「如果有一天民眾(透過參與平台)提了跟政府立場相反的提案,然後政府照著人民的聲音做,我會覺得我們真的成功了,」蘇圖說。例如,政府提出的政策不佳,人民可以直接提出意見並且修正政策;或者反對設立社會住宅的中產階級,若提案並爭取足夠的支持、通過了公投,政府也必須好好聽人民聲音的轉彎。

    「因為我們的目標是更深的文化轉變,」蘇圖解釋,4 年任期苦短,但從街頭而起的他們,背負著人民想要顛覆民主陋習的期待,因此坐上高位、要實現新的政治可能,目標不是證明自己多厲害、不是為了下一屆的選票,而是在他們下台之後,不論上台的人是誰,民眾一樣擁有開放、透明的管道,去監督、表達、影響政策。「過去 5 年,已經可以看見,越來越多人沒辦法接受未經公民參與(討論)的政策,」他說。

    要創造這樣的文化,官員、政府機器、公民都要重新定位自己。

    「我們剛上任的時候,把自己定位為傾聽者,以及打造參與工具的人,」馬德里市政府公民參與部主任卡塔尼亞(Miguel Arana Catania)說,「但民眾指著我們說,你就是官員啊,你的工作就是要告訴我們應該怎麼辦。」同樣的情況發生在媒體身上,面對自詡為平台、打造制度跟傾聽的新政府,媒體無所適從,一直要求市長表態,要市長針對各種政策給出方向,以領導人、英雄的視角來要求新任市長;而當市長回覆由大眾決定後,媒體顯得不耐。

    再來,政府機器也要跟著執政者的轉型。例如,西班牙廣場的改建案,馬德里市政府選擇公開接受市民提案,利用 18 個問題(停車場的設置、腳踏車道的需求、樹的種植等)的問卷取得民眾需求,接著收到 19 個提案。投票之後選出 5 個做成原型(prototype),再選出 2 名進行決選。整個過程耗時 10 個月,超過5萬人參與。

    過程中,政治人物的專業是設計溝通的管道,並在法規下整合意見變成提案,而政府的挑戰,則在盡可能實踐具代表性的民眾參與,包括人數、背景組成、民眾意見在不同環節扮演的角色等,這些,都與過去政府由上而下分配資源的權威角色不同。

    這些對民眾和政府難道不是更難?民眾可能也無暇參與,與其要自己參與廣場的設計、填問卷,不如讓我的選區立委幫我決定即可。

    蘇圖笑一笑,「把自己所有的權力交給一個人,那是非常危險的,而且要投下讓自己不會後悔的那一票,對我來說這是更困難的事。」

    4 年一次的選舉,在蘇圖眼中不是實現民主價值的最好手段,更不等同於民主的完全實踐,過去沒有數位工具,人們只能透過民意代表間接的參與,但 2 年來,馬德里的各種試驗已經證明了可能性。就像是新創公司確定了市場中新產品的價值與定位後,剩下 2 年,在政府機器、政治人物、公民三種角色的進化之路上,他們希望能在自己打造的生態圈中加快腳步、擴大規模,在卸任前確立文化。

    1-Z1mzyEBPw7SYMJl-EsYeGw.jpeg


    台灣人的民主參與,除了上街抗議還有什麼?

    在民眾的憤怒之火中誕生,馬德里市政府的這場實驗,乍聽之下,像是防堵民怨的手法,或是一個極端左派上台後對既有勢力的顛覆,但 Medialab-Prado 負責人阿巴迪(Yago Bermejo Abati)認為,這更是一個防止衝突的機制,當任何宗教信仰、種族、政治黨派,都能在平台上讓自己的意見被看見,甚至透過討論尋求支持,進而成為政策,還需要以互相攻擊、血腥暴力作為手段嗎?

    在蘇圖眼中,民主 2.0 的價值還包括抵抗「假新聞浪潮」。當一切透明,所有的意見都來自於民眾,而且民眾真的看見政府按其意志完成了提案,信任會慢慢地回來,民眾對政府的歸屬感也會加深,此時,假新聞趁隙而入的難度,將大幅提高。

    放眼民主國家,假新聞氾濫、極端勢力興起造成國內衝突、境外勢力影響選舉,甚至政治人物上台後走向極權等,一陣陣像傳染病在民主國家間傳開。馬德里的顛覆民主之路,奠基於 6 年來民眾的覺醒,在數位工具的協助之下,他們像是醫生一樣,在新時代、新環境拋出民主 2.0,重新調整彼此的定位,拉近政府與公民的位置。

    只剩 2 年,多少人願意上船?多少人願意改變自己的定位?當發現自己能夠決定繳的稅怎麼用、門前的廣場有多少綠地,多少人還會轉身放下自己的權力,對民主 2.0 搖頭?其實不用等到 2019 年馬德里的下屆選舉,參與平台上超過 15000 個提案的下一步,以及參與人數能否繼續提高,都是答案。

    而擁有一切相似症狀的台灣,該問自己的是,同樣擁有過大規模社會運動的我們,那把火,誕生了什麼?我們期待也擁有一樣的公民權力、一樣的政策影響力嗎?我們願意付出的,除了上街走走、4 年一投之外,還有什麼?
    這些答案在與馬德里走過的難與獲得對照之後,台灣的座標和未來航向,也就會清楚了。

    由 howie 發表, 回覆: 0, 瀏覽: 44.
  • 【馬德里現場 (上) 】街頭帳篷裡的年輕人,把新民主送進西班牙全國 (2017/06/15)

    【馬德里現場 (上) 】街頭帳篷裡的年輕人,把新民主送進西班牙全國

    https://g0v.news/街頭帳篷裡的年輕人-把新民主送進西班牙全國-de049c86d6ed
    注:本文圖片類資料較不完全,請參覽原報導网址

    街頭帳篷裡的年輕人,把新民主送進西班牙全國
    1-uAX1Kst7bkpbLmHVsMz-sw.jpeg



    2011 年,一場數百萬人上街的抗爭在西班牙持續了一個月,震驚世界的不是抗爭規模與議題延燒,而是2014年後,抗議群眾決定組黨,甚至在2015年喚起西班牙各地成立地方政黨,隨後拿下馬德里、巴賽隆納等100多個城市,成為執政者。

    走入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市政府,專訪當年街頭運動的 3 位核心成員,現今已成為官員的他們,道出這 6 年來,從組黨到創造民主參與,這場顛覆西班牙政治的實驗歷程。

    像是野火一般,2011 年前後,從突尼西亞、埃及的阿拉伯之春,到以色列、摩洛哥、巴西、土耳其,以及席捲歐美上千城市的占領華爾街運動,以社交網站為工具、青年為主體的大規模抗爭,一次又一次攻下各國媒體頭條,數十萬、甚至百萬人上街的畫面,像是民主國家間的新流行一樣,一國輪過一國。

    但數十、百萬人上街過後,究竟能留下什麼?

    在西班牙,上街抗議的他們,沒有在激情過後人去樓空,相反的,在一場數百萬人上街抗爭的 3 年後,他們成立了政黨,2015 年成為國會第 3 大黨,更在地方選舉中大獲全勝,走進馬德里、巴賽隆納、瓦倫西亞等主要城市的市政廳,展開執政。

    「在西班牙,人們談起『政治』,從此變得跟過去不一樣了,」從上街第一天一直參與至今,現為馬德里市政府公民參與部主任的卡塔尼亞(Miguel Arana Catania)說。

    他帶著我走上馬德里的太陽門廣場(Puerta del Sol),從當時的一頂帳棚開始說故事,在那個臨時搭起的帳篷裡,有剛下班的上班族、學生、大學老師,人們坐在地上,重新認識西班牙的政治。

    在街頭的帳篷裡,重新問民主是什麼

    在上世紀八○年代之前,經過 40 年獨裁統治、36 年黨禁,西班牙的現代民主,直到 1978 年制定新憲法之後,才終於進入民主轉型期;比起台灣從 1987 年後的民主轉型,西班牙沒有領先太多。

    但當時那部憲法,在卡塔尼亞的眼中,是部弱勢憲法。「是跟軍方勢力妥協的結果,」卡塔尼亞說,不論是民眾沒有公投權利、壓制小黨的國會席次分配等,「(這部憲法的制定),就是要讓『改變』難以發生。」

    而長期以來,當西班牙人談起政治,不是政治人物的八卦、輪流執政的兩大黨各提出的政策,就是口水戰中誰罵了誰什麼。像是一場兩方輪流輸贏的惡鬥,一國的政治沒有新鮮事,淪落至兩大黨間的權力遊戲罷了。

    2011 年,5 月 15 號,帳篷搭起的那天,一條沒有回頭的路,就此展開。

    人民在 5 月底的地方選舉前上街,從馬德里的太陽門廣場開始,沒想到揭開的是一場長達一個月、數百萬人響應的街頭運動,沒有組織、沒有領袖, 卻在全國各地開花,人們以15-M(15, May)稱之。
    1-CaFnoi1nnhGuviZRXdqRdA.jpeg


    「就在這裡,人們開始搭帳篷,」人來人往的太陽門廣場上,一頂又一頂的帳篷自動搭起,他們不是只有遊行,而是坐下來,在冷漠、旁觀了數十年之後,重新提出最基本的問題:「什麼是民主?我們能做什麼?我們要什麼?」卡塔尼亞用現代公民論壇形容廣場上發生的這一切。

    隔天,馬德里之外,帳篷出現在15 個城市的廣場上。接下來的一個月,全西班牙有 800 多萬人上街、入座,對民主提問。2011 年下半年,人們繼續不定期地重回廣場,不管是住宅政策、大眾運輸的私有化、醫療政策等議題,他們知道,政治是自己的事,而答案要自己找,人民的意見必須表達然後交會。這一切跟以前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偶爾抱怨的習慣完全不同。

    沒有領袖、非暴力,讓掌權者無法摸頭或制裁

    集聚、延續、擴大,為什麼同樣是上街抗議,台灣或其他國家,無法真正改變人民,或是長久發揮影響力?

    卡塔尼亞認為,最重要的原因,是去中心化、沒有領袖、非暴力的運動方式。「的確有人想要擊倒這場運動,只是他們都找不到標的,」卡塔尼亞笑稱,沒有訴求、沒有領袖,於是掌權者無法摸頭,無法收割,無法在抹黑運動領導人之後,讓運動解散。而非暴力,則讓掌權者無法以法律制裁。

    第二,是他們將實體的集會、討論,開始移至線上,除了讓能量能夠延續,更重要的,是讓更多人能夠參與,讓這場運動代表更多人的意見。

    然而,當人民開始問問題,開始把政治重新當作自己的事,採取行動、要答案,想要在既有的體制之下尋求突破,真能改變政策嗎?答案,竟然是否定的。

    「2014 年之前,我們嘗試了各種方法,除了成立政黨之外,幾乎都試過了,」從線上討論平台、實體集會、公民教育、到議題討論等都有。算一算,2011 年當年,全西班牙有超過 2 萬場的集會遊行,2012 到 2016 年,西班牙是世界上抗議次數最多的國家。

    但來自政府的回應卻「始終如一」,沒有回應民眾需求,改變遲遲不來,「於是,我們只能嘗試組黨,」卡塔尼亞說。

    2014 年 1 月,由三個大學教師發起組黨,後來成為了 Podemos(我們可以黨),第一次參與選舉,就在歐洲議會選舉中取得席次,隔年底的國會選舉,一舉打破了西班牙 40 年來兩大黨盤據的現況,成為現今第三大黨。

    「但在西班牙,第三大黨,等於沒用,」卡塔尼亞坦承,國會裡結盟、政治交換的遊戲,對於新手 Podemos 來說,不是擅長的戰場。而一旦組黨進入了體制,就必須按照政治戰場上的規則玩,於是對手開始把 Podemos 黨魁伊格萊西亞斯(Pablo Iglesias )與委內瑞拉左派極權者的個人互動攤出,對特定領袖人身攻擊、發動媒體貼上民粹標籤等。去年,Podemos 一度面臨內鬥,在今年 2 月重新選出黨主席。

    強調開放的新型態政黨,由市民推派候選人

    在 Podemos 政黨成立不久後,卡塔尼亞就已選擇離開,因為由上而下、有領袖、有黨中心的組織,與原本運動的本質相斥。「我們本來想做的,是讓政黨成為工具,一個真正讓政治可以產生改變的工具,」卡塔尼亞與其他人離開 Podemos 後,第一步是成立新的工作室,用街頭上的經驗以及組黨後看見的不足,開發不同的民眾參與形式,繼續找尋能實踐初衷的戰場。

    好消息是,不用太久,全西班牙 100 多個城市,都在 15-M 運動理念、Podemos 的勝選之下,紛紛創立了地方性政黨,參選各地選舉。人在馬德里的卡塔尼亞,也參與了其中一個新政黨 Ahora Madrid(現在馬德里)2015 年的競選活動。

    這個強調開放、透明、參與、包容的新型態政黨,直到投票前 2 個月都還沒有推出市長候選人,最終經市民們公開推選,才由 70 歲的退休檢察官卡梅娜(Manuela Carmena)成為候選人,也成為現今西班牙首都的市長。

    在各地出現的上百個新型態政黨,沒有任何樁腳、沒有選舉經驗,卻因為呼應了 2011 年來數百萬人的覺醒和期待,竟然在地方選舉中紛紛告捷。「或許,城市的規模,會比較容易實現我們的理想,」卡塔尼亞說。他們把過去上街頭的訴求包括開放、透明、包容、參與等,透過城市中的廣場改建、交通建設、市府預算等,一個個重新計畫並實踐,希望讓公民在廣場上的意識討論,能真正變成政治場域中有重量的政策、可行的制度,然後讓民眾產生信心與信任,確立西班牙新的政治文化,如此,才算是真正顛覆對民主的想像跟定義。

    「政黨只是一個工具,只是把改變帶進去(體制),我們必須要快,要建立文化、制度,下一任之後,改變才會一直發生,」卡塔尼亞急迫地說,從街頭抗爭、決定組黨,而後成為官員之後,更多的現實一層層被打開。

    下一篇,將從他們走進馬德里市政府後,在時間的考驗下,如何創造新的制度、參與工具開始說起。背著眾人的期待站上首都舞台,他們的顛覆之路,真有前途?

    由 howie 發表, 回覆: 0, 瀏覽: 40.
  • 【馬德里現場 (中) 】走進馬德里市政府,這些數位工具讓人民開始當家 (2017/06/15)

    【馬德里現場 (中) 】走進馬德里市政府,這些數位工具讓人民開始當家

    https://g0v.news/走進馬德里市政府-這些數位工具讓人民開始當家-5535415a528d


    走進馬德里市政府,這些數位工具讓人民開始當家

    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在歷經 20 年右派政黨執政之後,2015 年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新政府。這是一個成立不到一年的新政黨 Ahora Madrid(現在馬德里),新市長是一個從未參與過選舉的 70 歲退休檢察官。還有一個緊接著成立的新部門:開放政府與民眾參與部。

    當一群講求直接民主、開放透明、包容多元的社運成員,得到馬德里 270 萬人的授權,他們如何執政,實現訴求及顛覆?走入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市政府,從他們過去 2 年的執政經驗,找答案。

    當政治素人走進馬德里市府,成為官員,史無前例的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我們第一次走進辦公室的時候,最驚訝的不是這裡有多大,而是這裡沒有行動網路訊號、也沒有 WiFi。他們是怎麼跟外界連結的啊?」馬德里市政府公民參與部主任卡塔尼亞(Miguel Arana Catania)回憶,「不過這裡看起來倒是滿適合開派對的。」外觀是花崗岩建成的高聳建築,不管是馬德里市政廳或是卡塔尼亞所在的辦公大樓,都是馬德里市中心精華地段的古典歐風建築,氣勢懾人之外,更是權力的象徵,如同各大歐洲城市一般。

    但這對從 15-M 街頭運動出身的新市政團隊來說,卻是要克服的最大難關。

    他們想延續 15-M 運動的初衷,顛覆西班牙傳統政治,實現新型態的民主。要做的,不只是開放市政廳、不只是幫偌大的辦公室裝上 WiFi,而是顛覆由上而下的民主運作,讓民眾重新相信自己擁有權力。

    「我們從頭開始打造新的參與工具,」卡塔尼亞說。打造的基地,是一棟在金融危機中,因為融資困難而被棄建的開發案,如今被稱為「Medialab-Prado」的建築裡,負責人阿巴迪(Yago Bermejo Abati)正在各種開源計畫之中協調、開會。

    由市府收回後重新改造的建築裡,衣服、家具、軟硬體、電子產品等,各種開源創新計畫都在這邊展開,並呈現給所有市民。「這是個讓市民相遇,讓創意可以集聚的的地方,」阿巴迪說,所有的設計都是開源的,所以人們可以互相交流、應用彼此的成果。與一般市府強調創業育成、以產值及創造就業的目標不同,這裡,以解決社會問題為優先。

    對西班牙來說,2011 年以來,一年 2 萬次的抗議、數百萬人上街,最急迫的社會問題就是失效的民主,民眾與政府之間的不信任。

    對此,2 年前上任的馬德里政府,端出了「Decide Madrid」線上公民參與平台。「我們想創造一個新的渠道,重新定義公民的角色,試一試由下而上的政治,」阿巴迪解釋。

    打造參與平台,讓民眾決定33億怎麼花
    在數位平台上,馬德里市民用 email 帳號註冊,輔以國民身分證件號碼、出生年月日、郵遞區號、性別等驗證,就能使用平台上的各項功能。需要讀取這麼多資料,是為了要了解公民參與的普遍性和民眾組成,據此修改民眾參與的工具。最主要的 4 個功能如下:

    一、提案:每個市民都能提案、連署,像是去年討論度最高的提案「讓馬德里成為百分之百永續的城市」、「讓大眾交通系統統一票券」,最後符合公民投票的資格,也進入政策制定階段。

    二、辯論:在平台上,人民可以針對公共議題提出討論,其他人也可表達贊成或反對意見。針對意見分歧的特殊議題,這是最快了解民意的方式之一。

    三、參與式預算:2016 年起,高達 6000 萬歐元(約新台幣 20 億元)作為參與式預算使用,在經過提案、辯論、整合募集後,交付公投。2017 年,參與式預算規模提升至 1 億歐元(約新台幣33億元),占總預算的 1/40。

    四、公民諮詢:不只等人民提案,政府也可以主動出擊,針對各種議題上平台徵詢公民意見。去年 4 月,市府甚至向民眾徵詢「最想問各黨派的一個問題」。

    1-HMuRiZdpqr_EWcsEM606qg.jpeg


    「這一切不是為做而做,而是讓政策有更好的實質影響、體制有更好的參與方式、政府的運作能夠更貼近需求,」阿巴迪說。

    一個開發案,不再是政府和資方說了算!

    眾參與,在許多民主國家中越來越常見,大部分情況是為了回應民眾的不滿,修補政經結構之下失去的民眾代表性,試圖重建信任。但這類口號式的宣傳已在選舉中成為常見的噱頭,最後是否能實現,民眾參與的方式、內容、對政策的實質影響等,都是指標。

    Medialab-Prado的設立,就是為了不斷修正民眾參與的各種方式,以公民實驗室為定位,由馬德里文化與開放部門撥預算支持,在這裡,「讓民眾一起思考,一起開發各種工具,一起參與這場顛覆,」阿巴迪說,由此就能看出它培養民主文化、公民參與民主實驗的清楚定位。

    他們是如此的急迫,上任 2 年,任期已過了一半,但建立一個新的、被信任、可永續的機制,是如此大的挑戰,更何況是培養文化?

    為了加快轉變,設計工具只是其中一步,Medialab-Prado還辦了3 次、長達 15 天的工作坊,讓民眾認識、理解、參與各種新的民主運作模式,整個 Decide Madrid 像是一個新創團隊,只是目標不是營利,而是開發出工具,讓民主重新被買單。

    具體的轉變,阿巴迪舉例,過去一個社區開發案的故事可能如下:因為太晚曝光、設計不良、在地民眾不滿等因素引起抗議,接著抗議規模擴大,然後利益團體在幕後對政府及民眾遊說,於是民間能量消退,多方私下妥協之後落幕。但未來,市府希望投資方能夠透過參與工具,與地方提出未來願景,意見交流互換、一起說出未來的故事後,再落實為具體的提案,交由公民表決。

    「讓體制可行,讓政府的角色改變,這些新的文化,加上新工具的使用,也會讓政府更勇敢、更有所本的提出政策,」他說。

    即使目前對其他國家來說,馬德里的實驗已是各方取經的成果,但坐在位置上的馬德里官員們,卻顯得急迫且不滿足。最近一份針對 1000 位馬德里民眾的調查報告指出,只有 56% 民眾知道 Decide Madrid 平台的存在,受過大學教育受訪者中,有 75% 聽過平台的訊息,相對來說,國中教育程度者只有 45%,高中教育者近 40%。

    面對這樣的現象,如何用視覺化呈現、遊戲、生活中的互動裝置,讓更多不同年齡層、教育程度、地理分布的市民,能夠參與平台上的討論,是他們正在努力的方向。

    1-rJymVjtpAaV54THxj3bcZQ.jpeg


    除了追求參與人數的成長,他們也思考用新的方式增加參與的代表性。例如 G1000,是按照馬德里人口組成,在每個議題挑出符合馬德里市民組成比例的 1000 位代表,讓他們進行議題討論,提出具體提案。

    必須在社會激情退去前,完成使命

    作為馬德里史上的第一次,他們的嘗試不只是馬德里民眾,西班牙全國都在看,甚至全世界也將它們作為指標,Decide Madrid 平台已經在國內外 15 個城市被採用。知道自己站在歷史浪頭,機會錯過不再,如果,他們能夠讓民眾重新相信民主、更願意投入;如果,他們設計的工具,真的實踐了街頭上數百萬人對社會的想像,西班牙的民主的確就能在一個都市中被成功顛覆。

    反之,如果再次帶來失望,民間的能量能否再次聚集,民眾是否會給實驗性的新政黨機會、耐性有多少,市政府內的他們都知道,於是不敢停下。

    「難過,大概是我們現在的情緒,」採訪尾聲,談完了 2 年來他們做的試驗,阿巴迪卻脫口而出。

    「每個國家都出現過一把火,激起強大的公民參與,但也很容易快速熄滅,群眾的情緒是危險的,它能夠把門打開,但(仰賴情緒)不是長久之計,從社會運動到現在試圖建立長久機制,這是一個不斷優化、讓民眾相信的過程。」

    「這是無聊的,沒有情緒的,」阿巴迪繼續說,「我們是從民眾的情緒中開始的,現在我們必須找到一個方法,在情緒退散之後,完成使命跟承諾。」他們設計線上遊戲教民眾提案,針對各議題建立公民論壇,試圖與公民團體建立長期的力量。但急迫的心情、開發新工具的艱難,以及因為沒有情緒,而無法吸引媒體和所有公民的目光,讓他們看起來像是鬥士一樣向前,心底卻是感到悲傷的「前社運份子」。

    還好,2 年過後得到的只是悲傷、挫折,他們沒有失去人民信任。如今城市開始重新變成市民的,新的廣場改建、新的環境政策、新的預算分配,這些都讓市民再次與政治拉近。

    下一篇,我們將專訪馬德里開放政府與公民參與部部長蘇圖(Pablo Soto),同樣從 15-M 就開始參與的他,在試驗、改變以及壓力之下,2 年後,什麼樣的馬德里是他眼中的成功?設計出來的參與平台,該將馬德里帶向何方?
    答案,讓我們大感意外。

    由 howie 發表, 回覆: 0, 瀏覽: 44.

    最新回覆

  • 版面
    主題
    文章
    最後發表

登入  •  註冊

誰在線上

線上共有 2 位使用者:0 位註冊會員、0 位隱形會員和 2 位訪客 (這些資料是根據過去 5 分鐘內使用者的活動記錄)
最高線上人數記錄為 48 人 [ 記錄時間:2017-03-30, 03:05 ]

註冊會員: 沒有註冊會員
顏色說明: 管理員, 全域版主

統計資料

文章總數:628 • 主題總數:411 • 會員總數:192 • 最新註冊的會員:are633

cron